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语言学模型 >

心理语言学_图文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语言学模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4、[德]约翰内斯· 恩格尔坎普 著. 陈国 鹏译.心理语言学. 上海:上海译文出版 社,1997年. 5、朱曼殊著 心理语言学.上海:华东师 范大学出版社.1990 年.

  第一节 心理语言学的对象 一、心理语言学研究的范围 实验心理语言学:研究人怎样理解和产 生语言。 发展心理语言学:研究儿童是怎样习得 母语的。 应用心理语言学:心理语言学的成果是 怎样应用到其他领域的。

  计算心理语言学:研究怎样建立心理语 言学的计算机模型。 神经语言学:研究语言的生理和神经基 础

  心理语言学以语言习得和使用的心理过 程作为主要的研究对象。 心理语言学是研究语言活动中的心理过 程的学科,它涉及人类个体如何掌握和 运用语言系统,如何在实际交往中使语 言系统发挥作用,以及为了掌握和运用 这个系统应具有什么知识和能力。

  Wundt 的研究 在语言和心理的关系上,Wundt和新语法 学派的Paul曾围绕句子的性质进行了40 年(1880—1920)的争论。 行为主义对语言的研究 格式塔学派关于语言的研究

  1951年在美国Cornell大学召开了一次语言学 家和心理学家参加的会议,讨论心理语言学的 研究领域。 1953年在美国Indiana大学召开了第一次心理 语言学的学术会议,1954年出版该次会议的论 文集:《心理语言学:理论和研究问题的概观》 (Psycholinguistics :A Survey of Theory and Research Problems),这标志着心理语言 学的诞生。

  50年代之后,以学习理论为代表的心理 学、以Bloomfield 和Harris的分布主义 研究方法为代表的结构主义语言学、和 信息论共同致力于心理语言学的研究。

  Chomsky 的研究,其贡献主要有: 1.语言理论应该解释人们对自己语言的 隐含的知识,即语言能力(linguistic competence),而不是去说明一些记录下 来的话语语料的规则。语言学应该看成 是“理论认知心理学的一个分支”,所 以他的著作的中心思想是讨论语言使用 中的“创造性”。

  2.他对行为主义对语言的解释作出了全 面的批判。 3.他提出语言模块(modularity)论:语 言系统的规则和表征与认知系统的规则 和表征是不同的,有其独立性。

  4.他的转换生成语法塑造了实验心理语 言学第一个10年的研究。 5.在语言研究中引入了形式主义的分析 方法。

  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实验心理语言学的开 展,人们认识到转换生成语法的模型难以解释 听话人和说话人在语言使用中的规则或表达式。 一些仍然认为转换生成语法能够描述语言结构 的心理语言学家,集中在考察人们怎样发现和 实施语言结构的过程,他们强调的是语言运用 的策略。更多的心理语言学家则拒绝接受任何 语言理论作为他们研究的模式,而是主张通过 实验去探索符合实际的 “心理模型”。

  其结果是如Tannehaus(1988)所说的, “心理语言学割断了它们和语言学的联 系,被吸引到认知心理学的主流里面。” 这就是所谓“没有语言学的心理语言 学”。这个时期的认识是:

  1.在句子记忆中句法结构的作用并不明显,转 换生成语法的“心理现实性”值得怀嶷。那些 企图从认知心理语言学的角度去解释语言的认 知基础的心理语言学家发现语言表征和概念表 征的界限正在消失。 2.语言处理的过程应该纳入其他认知过程的框 架来认识。 这种立场可以称为“认知主义的” 立场或“语言作用为最低限度”(1inguistic minimalist)的立场。

  3.生成语言学家只是根据说本族语的人判断孤 立句子能否被接受的数据来建立自己的理论。 而心理语言学家则企图发展一种实验方法,以 细致地检验语言使用者的心理过程。 4.按照Chomsky的说法,语法是表示语言能力, 即“说话人一听话人的语言知识”;但心理语 言学家对“语言在具体情景中的实际使用”更 感兴趣,因为它显示语言使用的心理过程。过 于强调语言能力,而忽略语言运用会使语言理 论无法进行“心理现实性”的检验。认知心理 学家认为这是生成语言学研究的一个严重的缺 点。

  5.生成语言学研究过低估计了语境的作用。 生成语言学家在他们的文章里用星号标出的 那些不能被接受的例句在某些合适的语境里 其实是很自然的。这就对生成语言学 的研 究方法提出一个问题:能否讨论孤立的句子 是否合乎语法?心理语言学家认为,我们只 能评估线.生成语言学家过低估计了语言的社会性, 把它看成是个人的心理现象。心理语言学家 认为自然语言的某些方面既非天生的,也非 任意的,而是约定俗成的。

  在Chomsky学说的影响下, Miller首先 试用记忆和反应的心理学实验方法去验 证转换生成语法。接着,Brown到托儿所 去观察儿童是怎样形成自己的语法的; Lenneberg则从生物学和神经生理学的角 度去研究语言产生的物质基础。

  随着研究的深入,心理语言学家认识到,心理 语言学要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不能只局限于 验证某一语言模式,而必须开辟自己的新天地, 研究语言运用的模式:在听话和说话过程中, 语言知识是怎样被使用的。早期的语言学家认 为研究语言可以揭示人类心理的特性,而最近 的心理语言学家则持较辩证的态度:他们认为 通过语言固然可以认识心理,但是研究心理也 可以揭示人类语言的特点。

  这个时期的心理语言学研究受到认知科学,特 别是人工智能发展的影响。 20世纪70年代初期,心理语言学家普遍认为最 足以表示语言听辨的是交互作用模型,到了70 年代后期非交互作用模型(亦叫做独立模型)抬 头。而到了80年代又根据神经网络的特点提出 新的平行交互作用模型,即联结主义 (connectionist)模型。

  这个时期的实验心理语言学研究从不同 的方面(如心理词汇和词汇检索、语义性、 话语和篇章、语用、语言策略、可学性、 语言的神经生理基础等等)往纵深发展。 这样一来,心理语言学家就感觉到他们 需要更扎实的心理学理论基础。Bruner 向心理语言学界介绍了Piaget和 Vygotsky的著作,起了开拓视野的作用。

  人类学家、考古学家、语言学家通过对考古发 现的分析认为:语言是在人类进化的某一特殊 的历史阶段中产生的,有人推定在晚期旧石器 时代,但亦有人认为应该更早或更晚一些。 神经生理学家Smith(1985)认为语言和意识在 人类进化史上一起产生,意识可以理解为一个 按规则操纵符号以产生意义的机制,而语言的 生物进化无非意味着一种操纵以符号码为形式 的信息的心理能力的发展。根据他的推断,意 识和语言是在Mousterian文化的后期(约10万 年前)开始产生。

  人类的发音器官和说话能力在进化过程 中逐渐成为物种的一种独特的属性被保 留下来,而且遗传下去。现代生物学的 新成就表明:生命的历史是系统发展的 历史,如果某一物种在长时期内不能分 化出另一独立的种群,它就会产生某些 独特的属性。在前进性发展(anagenesis) 中,这些属性会不断地得到加强,使这 个物种和它的相近的物种区别开来。

  黑猩猩的声带的位臵比人类的高,因此它的会厌很容 易和小舌相连接,形成障碍。这样气流就只好由鼻腔 呼出。黑猩猩的鼻腔成了发音的主要共鸣器。但是鼻 腔不像口腔有那么多的活动空间,因此黑猩猩所发出 的声音的音域就不可能很广。 人类由于声带较低,会厌可以垂下来,气流可以自由 地通过口腔,人类也就有可能运用口腔内的器官发出 更为精细和清晰的声音。因此,在人类的发音器官里, 口腔、鼻腔、咽腔都是发音时的重要的共鸣器,这样 就大大扩展了人类声音的音域。

  人类的嘴唇附近的肌肉特别发达,舌头特别灵 活,嘴却比其他灵长目动物的小。这样,舌就 可以在嘴的后部抬高,顶住咽壁,堵住了气流 通道,形成气压,再通过持续和突然打开,发 出各种声音。 人类的舌位比其他灵长目动物的都要高,易于 和口腔内其他器官接触,因此能够发出一些其 他灵长目动物发不出的声音。

  Lieberman的实验(1979) 婴孩和非人的灵长目动物发音时,它们 的舌头似乎不大活动,而且它们都发不 出[i、u、a]这几个音。 这是因为婴孩的发音器官和非人的灵长 目动物的很相似,例如声带的位臵都比 较高,因而大大减少咽腔的体积。

  人类的发音器官具有十分发达的肌肉, Lenneberg(1967)认为起码有100根肌肉是用来 控制发音器官的。正常的说线 个音素,这就意味着大脑在一秒钟内需要向肌 肉发出14条指令,让它们进行各种调协活动。 为了保证言语的产生,这些指令必须用合适的 速度和次序发出,因为发音器官的各个部分和 大脑的距离并不是一样的,例如从言语中枢发 出的神经脉冲到达喉部肌肉的时间比到达口腔 肌肉的要多30毫秒。

  如果要发某一个声音,需要调协喉部和 口腔的动作,大脑发到喉部的神经信息 就应该略早一点。神经语言学家认为大 脑言语中枢的这种精密结构也是人类长 期进化的结果。

  语言能力是否是人类独有的? 要回答这个问题,可从两方面考察:第 一,看看儿童在没有任何语言输入的情 况下,是否能够依靠本身天生的能力创 造某种语言系统?第二,看看我们能否教 一些大脑缺乏语言专门化功能的物种(如 猿类)学会人类的语言?

  教黑猩猩学人类语言的有关研究 17世纪的研究发现,黑猩猩能够对人类语言中60个词 作出反应 Hayes夫妇(1950)的研究:教一个小黑猩猩Viki学说 人类语言,花了6年时间才教会它发出4个像英语的声 音。这个实验说明猿类的发音器官并没有说人类语言 的生物基础。 Gardner夫妇(1960),训练另一个黑猩猩Washoe学美 国手势语,用了22个月的时间教会它34个词。Washoe 不但能够恰当地使用这些词,而且能用它来表达概念。 20世纪70年代,Premack又尝试用各种形状和颜色的塑 料符号来教黑猩猩Sarah学人类语言。

  1.人类的语言能力指的是什么? 2.实验表明黑猩猩能够学到手势语,但试验也 表明黑猩猩学不到人类的有声语言。 3.就拿黑猩猩所用的手势语来和人类语言相比, 它们也有很大的不同。 4.语言的产生和发展是在人类社会里进行的; 离开了社会就不存在语言,离开了语言也无所 谓社会。

  围绕语言能力的遗传性的几种不同的观点 环境决定论:代表性的观点有模仿说、强化说, 认为语言完全是后天的习得的,是环境作用的 结果。

  先天论:代表人物有Chomsky、Lenneberg等,认 为语言能力完全是天生的。 相互作用论:代表性的观点有皮亚杰的认知学 说、生态现实论,以及联结主义的观点等,认 为语言获得是遗传与客观相互作用的结果。

  根据现代遗传学的基因学说,基因是储 存特定遗传信息的功能单位。在个体发 展中,一定的基因在一定的条件下,控 制着一定的代谢过程,从而表现为一定 的遗传特性和特征。当然,受基因决定 的不是行为本身(例如它不能让人生下来 就懂得语言),而是引起这种行为的倾向 (例如习得语言的能力)。

  由于基因的多效性(pleiotropism)的作 用,倾向也会有变异(例如记忆能力就能 发展),但是从表现型来看,基因变化可 能局限在一定的范围内,而让物种的许 多其他的特征完全稳定地保存下来。首 先变异的是那些抗拒力低的基因,而保 存下来的是那些建立得很牢固的基因。

  运用基因学说去研究语言能力的遗传性问题。 研究的方向有两条: 1.调查有语言缺陷的人的家族史。 2.对有语言缺陷的人的家族作染色体调查。

  关于语言能力的脑机制的研究 古埃及和古希腊的研究 Broca(1863)发现布罗卡区 Wernicke( 1874)发现韦尼克区 失语症的研究

  神经语言学(neurolinguistics)是脑 科学、行为科学、临床科学的综合,研 究产生、接收、分析和储存语言的神经 机制,以及这一机制与语言的关系。

  一是病理学的方法,即观察大脑损伤对 语言功能的影响; 二是电子生理学的方法,即通过生物电 的测试来观察大脑在言语过程中的活动。

  脑电图 (electro-encephalogram,EEG): 将人体脑组织生物电活动放大记录的一 门技术,通过脑电图描记仪将脑自身微 弱的生物电放大后记录在专门的纸上, 即得出有一定波形、波幅、频率和位相 的图形、曲线,即为脑电图。当脑组织 发生病理或功能改变时,这种曲线即发 生相应的改变,从而为临床诊断、治病 提供依据。

  不同频率的电磁波性能不同。X射线穿透性强,且与物质 的密度有关,即不同物质对X射线的吸收系数不同。 使X射线穿过脑的横断层面,由于不同组织对X射线的吸 收系数不同,衰减后的X射线照射到感光物质上,形成差 异。通过变换扫描的角度与横断层面,计算机接收这种 二维多层差异,经过计算重建成脑的三维切面影像。可 注射对比度增强剂或染料。

  适用于急性头面外伤、脑溢血或脑血管 梗塞、占位性病变、急性(72小时内, 保持原发性)神经性功能障碍等诊断。

  磁共振成像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MRI) 强磁场会导致机体组织的原子依磁性而顺序排列。当 射频电磁波照射头部时,会激发头组织的原子发射它

  维梯度磁场检测出来并发送给计算机,计算机处理并 编辑这种信息重建为脑的三维图像。 分辨率高于CT。

  PET的依据是一些放射性同位素标记的分子(如含 18F的脱氧葡萄糖FDG)能正常地参加脑细胞的新 陈代谢。这些同位素发射正电子,正电子不稳定, 易与负电子撞击而湮灭,所生能量以双向γ-射线 方式释放。测量这两束γ-射线的量,即可知该标 记同位素分子的含量,从而作为该部位功能活动 是否增强的标记。 优点:可观察动态过程。

  功能性磁共振 (fMRI) 磁场能使处于其中的物质磁化,后者形成附加磁 场,对原磁场产生影响。有的物质形成的附加磁 场方向与外磁场方向相同,称顺磁质,如脱氧血 红蛋白。有的物质形成的附加磁场方向与外磁场 方向相反,称抗磁质,如氧合血红蛋白。

  fMRI的依据是磁共振(MR)信号的血氧水平依 赖性(blood oxygenation-level dependent, BOLD)。脑活动时代谢旺盛,局部脑血流增加、 氧合血红蛋白增加过剩,超过了代谢消耗氧的 需要,结果静脉中氧合血红蛋白比例增加,脱 氧血红蛋白比例减少。前者具有抗磁性,后者 具有顺磁性,其比例变化会改变MR信号。 fMRI测量的主要就是静脉中二者比例变化产生 的MR信号变化。

  脑功能成像 它们提供脑的功能信息,不是直接测定功 能发生的部位。 主要包括脑电EEG /ERP 、局域脑血流 rCBF、脑磁 MEG 和光成像 Optical Imaging

  布罗卡失语症所引起的主要是语言障碍,这种语言障 碍明显地是侧向的,因为右半球同样的区域受损不会 引起语言障碍。这种语言障碍有下列的特点:说话有 困难,缓慢而吃力,发音走样;而且在说出来的话中 还出现所谓选择性的障碍(selective disturbance): 在话语里缺少了语法成分,语法、小品词、名词和动 词的尾部变化往往说不出来。

  韦尼克区受到损伤的病人丧失了表示实义的词, 但却保存了句法。这些病人可以说得很快,句 法正常;但是内容空洞无物。这种病人能够正 常地听到非语言的声音和音乐,但是他们理解 言语的能力却严重受损。

  布罗卡区与韦尼克区都与语言有关,但又有所分工; 因此,如果连接这两个区域的神经纤维——上纵束受 到损害,就会出现另一种失语症,叫做传导性失语症 (conduction aphasia)。犯有这种失语症的病人说话 流利,但没有什么内容;理解能力也不会有障碍。但 是他不能重复听过的言语,因为到达韦尼克区的听觉 信息无法传递到布罗卡区。也有可能出现别的情况: 词汇给“堵住”了,理解、句法、发音都完好,这就 产生忘名性失语症(anomic aphasia)或健忘性失语症 (amnesic aphasia)。

  韦尼克失语症病人对处理两类句子都有困难。 有趣的是,布罗卡失语症和传导性失语症病人 对处理不可逆转的句子都没有问题,但是对处 理像(2)那样的句子却只达到随机的50%的水 平。 这说明这两组病人在理解中去掉了语义提示, 就不能作句法处理。 Caramazza和Zurif的看法是:布罗卡区和句法 处理有关,传导性失语症病人也有句法处理困 难,是因为韦尼克区和布罗卡区被割断了联系。

  Penfield的研究 Sperry和Gazzaniga(1967)等人的研究 裂脑人 左半球专司语言,能辨认并说出事物;右半球 虽能辨认事物,却没有说话能力。右半球也有 一定的语言理解能力,但远不如左半球:只能 辨认为数不多的一些单词,但处理语言功能的 “结构的”特征很差,语法能力很低,

  Kaplan等人(1990) 的研究 一段短文谈到Mark的高尔夫球打得不好,然后 Hal说,You sure are a good golfer. 这句话字面上是假的,怎样理解这句话部分地 牵涉到对这两个人的关系的看法。 如果他们很友好,这句话可理解为无恶意的谎 言,意在鼓励。如果他们的关系并不很友好, 这句话可理解为讽刺的陈述。

  Kaplan等人发现,右半球受损的受试对 字面上真的话语的处理和控制组一样, 但对理解字面上假的语的语用含义却略 差一些,他们难于把关于行为的信息和 关于关系的信息结合起来。

  Bihrle等人(1986)对左半球和右半球分别受损 的受试显示一个卡通片的三张框图,要求他们 选择最后一幅他们认为是最幽默的图。右半球 受损的受试都不如左半球受损的受试,更重要 的是他们有各种错误。例如右半球受损的选的 是一幅可笑的,但内容上无关的图;而左半球 受损的选的是一幅内容上连贯的,但没有幽默 的图。因此Bihrle等人认为右半球受损者善于 发现惊讶,而左半球受损者却善于保持连贯性。

  Broca 的研究 曾经设计过一个仪器来找出大脑损伤区和功能 区的位臵,由6个对称的用棉屏蔽起来的温度 计组成,他把它叫做“温度 冠”(thermometric crown)。其主要的思路是 测量区域皮质血流(regional cerebral blood flow,简称为Rcbf)。 大脑的血流最终是由神经纤维的新陈代谢活动 所控制的,目前有一些测量区域皮质血流的技 术,以了解做各种行为时大脑特定区域的变化。

  Ryding等人(1987) 对双侧的激活型式 展开研究,观察了在哼调子和自动言语 (重复念一周的7天)时两半球的Rcbf。他 们发现两种作业都激活大脑的双侧,但 是激活的区域有差别。两个作业都激活 了左脑的相应于布罗卡区的区域。在言 语中,左半球的前中(肌动)区域得到广 泛的激活,而在右半球则是后中(感觉) 区域表现出显著的激活。

  Petersen(1989)利用PET扫描技术,提供了 大脑的三维血流图,研究观察了口头和视觉显 示单词的处理情况。 他们使用了4种复杂程度不同的显示方式: (a)固视在屏幕上的十字标线; (b)在视觉上显示一个在十字标线下的名词或 口头显示该名词; (c)把通过视觉或口头显示的名词朗读出来; (d)针对每一个显示的名词用口头提供一个合 适的动词

  在这个模型里,不同的言语作业由皮质的不同 部分负主要责任。如果作业是吸收听觉输入, 而且要跟着做一些事情,如从(b)到(d),那么 主要的听觉皮质首先接受和处理输入,然后把 它传到颞颥腔壁皮质(temporoparietal cortex),即韦尼克区,在那里再分析语音结 构。词的语义解释明显地来自左前额皮质的前 下部,而词的发音的命令则首先在辅助性肌动 区域生成,然后再传递到肌动皮质。视觉输入 则遵循另一条不同的路线:材料的早期视觉处 理由纹状皮质(striate cortex)来完成

  大脑两半球的分工和单侧化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最近的研究表明,婴孩从呱呱坠地的那一天起, 其左半球就对语言的某些方面特别灵敏,其右 半球则对非语言的声音较灵敏。 Entus对只有22天的婴孩进行两分听力试验, 就发现其右耳对言语中的音节比左耳敏锐,而 左耳则较容易接受音乐旋律。更有意义的是, 在对婴孩进行复杂的声学实验时,实验者发现 他们和成人一样,只是对那些用来表达人类语 言中的语音区别的声音敏感。因此,左半球似 乎是“预先安排”来分析那些人类语言的声音 的。

  如果有些人左半球受到损害,右半球会不会取 而代之呢? 根据Penfield和Milner等人的调查,青春期以 前的儿童似乎有一种“转换机制”(switch mechanism),如果他们左半球言语中枢受到损 害,言语中枢就会转换到右半球,不过要从头 再学话。可是过了青春期以后,语言能力就不 那么容易恢复了。

  Curtiss(1977)指出,Genie所使用的那 种缺乏句法的语言可以出现于下面三种 情况:(a)左半球被切除而必须用右半球 重新习得语言的成人,(b)超过了临界期 以后才习得语言的人,(c)企图学习人类 语言的其他动物,如黑猩猩。

  有证据说明黑猩猩的大脑并不存在语言侧向。 可是语言侧向是否人类独有的?这也是一个复 杂的问题,如果强调的是语言,别的动物都没 有语言,当然语言侧向是人类独有的。但是如 果强调的是发音的机制,则Petersen(1978)等 人对日本猕猴、Nottebohm(1970)对苍头燕雀 和白顶燕子的研究又表明这些动物脑部的左半 球和发音机制的关系更为密切。就这些鸟类而 言,如果是孤独地饲养或是早期就聋了,它们 就不能像正常的同类那样唱歌。

  关于大脑和语言的关系的研究还在深入。我们 可以用Slobin的话来归纳几点重要的结论: 1.人类的语言能力具有专门的神经基础; 2.人类的语言能力在某种程度上说是一种 遗传的潜能; 3.人类的语言能力是按照某种生物发展的 时间表趋向成熟的。

  一、关于语言与智力关系的三种观点 (一)语言能力无非是智力的反映。 在系统发展中,人类的智力不断提高, 这就为语言发展铺平了道路。 (二)人类智力是语言能力发展的结果。 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看,语言能力比近 代人类的智力发展过程还要古老。

  (三)语言能力是相对独立于智力以外 的一种生物发展 以Lenneberg为代表的神经语言学家 1.儿童习得语言时其智力尚不发达,而 且习得语言的能力和智力商数之间没有 明显的相关。 2.缺乏语言能力不一定意味着智力低 下。

  语言发展和智力发展之间的关系是很复 杂的,Lenneberg所要说明的无非是儿童 不管其智力高低都有习得语言的能力。 可是一个儿童到了5岁左右就基本掌握了 语言系统,但其驾驭语言的能力却还要 继续发展,而其智力的发展也正方兴未 艾。说它们两者毫无关系,也未免失之 于武断。

  在语言习得发展到某一个阶段时,由于智力也 发展起来,两者也可能出现互相促进,互相制 约的情况:儿童虽然都有习得语言的能力,而 且都经历过相同的发展阶段,但是在习得过程 中却又出现差异,这可能和智力有些关系;一 般的聋哑儿童受语言障碍的影响,不能像正常 儿童那样吸收知识,智力发展自然会缓慢些。 反过来,有的人由于逻辑思维能力较差,语言 表达能力也会受到影响。这都说明语言和智力 也有互相影响的一面。

  英国的两位心理语言学家Campbell和 Wales(1970) 指出:“在考察语言习得 时应该采取这样的方针为宜:首先弄清 楚语言环境的性质,再找出儿童习得语 言时所能得到的信息源,然后用实验的 方法去发现他们究竟使用了哪些可能的 来源。只有这样做了以后(而不是在这以 前),才能谈得上考虑个人的遗传特征对 语言习得起了些什么作用。”

  认知科学认为,像感知、语言、记忆和 注意那样的认知能力都和大脑系统有关。 大脑系统有不同的层面,和认知能力有 不同程度的联系,例如注意力的某些方 面可能和局部神经网络有关,某些方面 又可能和高一个层面的神经系统有关; 而另外的一些认知能力,如计划和问题 解答则可能和几个神经网络有关。

  Marr(1982)提出了三个分析神经结构的层面: (a)计算理论层面。这是一个抽象问题分析的 层面,它把一个作业分解为它的主要组成部分。 在这个层面需要制订出计算的目的和逻辑; (b)表征和算法层面。在这个层面需要制订输 入和输出的表征和完成作业的形式化的程序; (c)物理实施的层面。在这个层面需要制订实 现表征和算法的物理手段。认知科学家 Rumelhart和Mclelland(1985)认为,对认知 心理学家来说,他们不应满足于第一个层面, 而应致力于第二个算法层面。他们甚至指出, 心理学和三个层面都有适当的关系。

  从进化的角度看,大脑发展经历过几个阶段: 1.感觉一肌动阶段(sensori-motor)。 爬虫类的脑,其核心在脑干上,它的前脑并没 有多少皮质;就是有的话,也是非常原始的, 其活动仅受生存和生育的需要所支配。这可以 说是认知的初始阶段,认知的形式表现为躯体 活动;知觉、动作都是围绕身体来进行的。感 情是本能的,生物体已有饥饿、睡眠和性的本 能。

  新哺乳动物的大脑开始具有一些原始皮质。这 就是边缘叶(1imbiclobe),或称为边缘系统, 指大脑中靠近胼胝体的那一部分,包括边缘皮 质和与之相连的脑干结构。边缘系统与嗅觉功 能有关,幻觉(知觉的歪曲)与边缘系统失灵有 关。在这个阶段,生物体可以形成心理表象; 边缘系统的下部和进食、发怒、尖叫、自我保 护等功能有联系。

  3.皮质一表征性(corticalrepresentational)阶段。 生物体开始发展新皮质,在旧脑上包上 了许多神经纤维皱纹,因而发展起许多 新的功能结构。这个新皮质的大脑是人 类和高级哺乳动物才有的,可以称为认 知的大脑。但它仍与边缘系统和次皮质 保持联系,因此又是一个情感的大脑。

  4.不对称一符号性(asymmetricsymbolic)阶段。 认知大脑进一步成熟,语言的产生是这 个阶段的最重要的成果。两半球的功能 不对称,语言侧向左半球。因为有了语 言,人类思维也越来越精细。

  大脑中有很多系统。有些系统和感觉通道相对 应,如视觉系统;有些系统则与一般的功能特 征相对应,如自主神经系统;有些系统较难定 义,因为它们并非和某一功能相对应,如边缘 系统。这些系统的各个部分并非整齐地分割成 块,而是通过长的纤维束连接,广泛地分布在 大脑各部。 大脑系统有两个重要的特征:第一,大脑区 域的连接几乎都有反馈;第二,虽然一个神经 元足以激活它所连接的另一个神经元,往往许 多其他神经元也都参与激活活动。

  许多感觉和运动系统里面的一个重要组 织原则是拓扑图,例如皮质视觉区里的 神经元按拓扑图的方式安排。邻近的神 经元有邻近的视觉接受场,而它们共同 组成一个视网膜的拓扑图。

  除了拓扑组织以外,许多大脑区域还有 层面(1aminar)组织,即神经元按层面来 安排,特定的层面有特定规则的型式(向 哪里投射,从哪里接受投射)。 拓扑组织和层面组织都反映一个重要原 则,信息处理按几何属性进行。

  局部网络。在一立方毫米的皮质组织里 大约有105个神经元和109个突触,大多数 的突触都来自皮质内的细胞。 神经元。据估计大脑约有1012到1016个神 经元

  突触。在整个系统发育中,人类的神经 系统里都可以发现化学物质的突触。它 们在进化过程中,是高度保存下来的基 本结构单位。突触的表面面积只有几个 平方微米,它们是神经元之间的通道, 传递神经化学物质。越来越多的证据表 明,神经元在突触之间的信号可以有选 择性地受经验所改变。

  分子。神经元和突触的完整性取决于神经元的 膜和细胞架的性质。膜是一种两维的流质媒介, 使它的蛋白质和其他分子形成联系。有些膜的 蛋白质在保持细胞内外的离子环境起重要作用。 例如作为离子频道的膜蛋白质可以对电压敏感, 也可以在化学上激活。这样一来,膜蛋白质可 以允许或阻挡离子的通过,从而影响信号沿着 轴突的传递。膜让神经元的细胞间区域有选择 地对细胞外的信号作出反应,这种选择对不同 的神经元赋予专门的信息处理能力。

  信息在大脑中的表征和它在计算机中的 表征一样,每个记忆细胞就是一个“比 特”,只有开和关,或1和0。1表不处于 活动状态,而0表示非活动状态。神经元 之间的联系是通过提高别的神经元的激 活水平(兴奋)或降低其激活水平(抑制) 进行的。所有神经信息处理都表现为兴 奋与抑制效应,它们构成了人类认知的 基础。

  很多证据表明,人类的知识并非固定为一个个 的神经元,而是表现为一些神经活动型式,分 布在大脑里。所以大脑的某一个细小区域的损 害一般不会导致记忆的丧失,而大面积的损伤 则会导致记忆的暂时的或永久性的丧失。这也 就是说,这些神经活动形式是动态的,而且大 脑的信息编码还有不少羡余,以防止信息检索 出错。它的羡余度比一般的计算机编码的羡余 度要大,因为个别神经元不大靠得住。

  神经元和神经元之间的传递时间约为10 毫秒(1毫秒为1/1000秒),和计算机的 运算速度相比,要慢得多。计算机的速 度是按毫微秒,即10亿分之一秒计算的。 这意味着我们的大脑一秒钟可以计算100 步,在心理语言学中所研究的一些过程 如感知、记忆提取、言语加工、句子理 解等往往是在这一秒钟里完成的。

  但是人类的很多复杂的思维过程又怎样 完成呢?这是因为神经元之间的交往可以 同时进行,大脑里有数以1012计的神经元。 有人估计每个神经元在每10毫秒内可做 相当于1000次乘法和加法运算,如果这 些神经元有一部分同时激活,运算能力 就能大大提高。所以我们大脑能力和过 去我们所想象的很不一样,这种平行主 义的概念导致了联结主义模型的诞生。

  联结主义把认知过程类比为神经网络的整体活 动,其隐喻是“心理活动象大脑” 符号加工和联结主义是伴随认知心理学的诞生 而出现的两种研究范式。最初,两种研究范式 共同活跃于认知心理学领域,并各有千秋。但 是在1969年,M.A.Minsky & S.Paper在对 当时神经网络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出版《感知 机》一书,指出感知机的处理能力有限,从而 使联结主义研究进入萧条期。符号加工范势则 跃居主导地位。

  萧条阶段 1969年,M.A.Minsky & S.Paper在对 当时神经网络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出版 《感知机》一书,指出感知机的处理能 力有限,从而使联结主义研究进入萧条 期。符号加工范式则跃居主导地位。

  联结主义认为,人脑是由数量巨大的简单处理器(即 神经元)构成的,这些神经元相互交织组成了一个复 杂的网络。在处理信息时,不是单个的神经元单独起 作用,而是网络中多个神经元互相合作、同时启动。 它们传递的不是符号信息(symbolic message),而是 数值(numerical values)。这些数值输入被神经元映 射为数值输出。 联结主义神经网络正是模拟了大脑的这种特征:由大 量的简单处理器(称作单元或节点)组成,节点相互 交织成一个复杂的网络,它们同时启动对信息进行处 理。

  “联结主义模式”通常是指“通过简单加工单 元之间的联结方式进行计算的一类模型”,它 是包括大量特殊算法形式和结构的通用词。 由于它把信息看成是分布在各个神经元以及神 经元的联结中,信奉通过合作并行主义的形式 来运用简单的单个加工单元来加工信息,因此 又叫做并行分布加工;

  由于它是对真实生物神经网络的模拟, 所以又叫做人工神经网络; 由于Smolensky把它与符号加工范势进 行了比较,认为它是处于符号水平层次 和真实神经元层次之间的无意识加工, 因此有时又称作亚符号范式。

  人工神经元模型结构 神经元具有突触联系强度可变、多输入单输入以及线形加工信息的特点。

  神经元突触的结构和功能: 输入装臵 整合装臵 传导装臵 输出装臵 计算装臵 表征装臵

  联结主义网络由三个层次组成:输入层 (input layer)、内隐层(hidden layer) 和输出层(output layer)。 输入层接受输入的表征(如汉字的字 形),输出层提供输出应有的表征(如 汉字的分类),而内隐层则存储网络所 学习到的知识表征(如汉字在各个不同 学习阶段的形体)。

  激活沿一个方向自下而上在网络中流动, 从输入层开始,在输出层结束。每个单 元的激活是由当前的输入(即输入的权 重之和)决定的。每个单元的激活都处 于0和1之间。当单元的输入为正无穷大 (positive infinity)时,激活水平达到 1;当输入为负无穷大(negative infinity)时,激活水平为0。

  联结主义网络中最有影响的算法是“反馈学习法” (back-propagation,简称BP算法)。按照BP算法, 网络每次学习输入与输出的关系时,同时也接受一个 “指导信号”(teacher)。该指导信号是网络应该提供 的正确的输出。如果网络所产生的输出信号与指导信 号有差别,那么这个差别的大小计算为网络的误差率。 误差率然后反馈至网络,使相关的单元与单元之间的 权值(weight)得到改变。其结果使网络能最后正确产 生所有的输出。而在这个调整的过程中,单元间的权 值及内隐层单元的激活能够最有效地反映输出与输入 之间的关系,从而有效地反映输入层单位间的内在关 系

  具有平行结构和平行处理机制 分布式表征 具有连续性和亚符号性的特征 具有很强的容错性 具有自学习、自适应、自组织等特点 具有抵制噪音的特性

  第一节 研究语言习得的重要性 一、模块性 二、语言是人类独有的 三、语言与思维 四、学习和内在性

  一、 什么是学习?学习是怎样发生的? Pinker(1990)指出,学习牵涉到四个方 面。就语言学习而言,这四方面是: 1.有一类语言 2.有一个环境 3.有一种学习策略 4.一个成功的标准

  语言理论就为语言习得研究的一个重要 的内容。语言理论企图做三件事: 1、它必须把所习得的语言的特征表述出 来。 2.儿童并非生下来就有学习某一种语言 的倾向,语言理论必须表述语法中有哪 些方面是各种语言共有的、占主导地位 的、少见的或不存在的。

  3.语言理论应该导致建立普遍语法 (universal grammar)。 它规定了所有语言 都必须受其制约的心理表征和操作,而 且它必须和某一种语言或所有语言的语 法相一致。普遍语法的理论和儿童习得 语言的心理机制理论是紧密联系的;儿 童对语言的假设必须表示为与普遍语法 相一致的结构。

  (一) 言语产生 Berko(1958)关于语言发展的实验 把一幅画有卡通鸟的图画给4到7岁的儿 童看,并告诉他们这是一只“wug”。然 后他再示以一幅画有两只卡通鸟的图画, 并告诉他们说,“Now there are two Of them.There are two ( ). 多数儿童都能用wugs来完成句子

  很明显,儿童从来都没有听说过wugs和 rkked,很难说这是“模仿”的结果。但 是他们却把有关的英语规则内在化了, 并具有能产力。儿童在什么时候和什么 地方能够创造性地应用规则,是语言习 得的一个重要问题。因为儿童必须摆脱 输入信息的有限样本,并概括地在无限 的语言环境中去应用。

  Ervin(1964)的观察说明儿童的言语包括了很多 把语言规则过渡应用到不规则的动词和名词的 事例,以致出现bringed,goed,foots的情况。 在成人语法中并没有这样的用法,儿童不会靠 模仿学到;他们一定是应用了一些像规则的东 西。有趣的是,在儿童犯这类错误之前,他们 也能正确使用一些不规则变化的动词和名词, 说brought,went,feet。这倒是从成人话语中 学回来的。可是一旦他们形成某些规则后,他 们就按规则办事,一直到他们认识到还有不规 则的变化。

  Pinker对这些现象的解释是:儿童起初简 单地直接根据输入来记忆现在时和过去 时。他们能够正确使用一些不规则的变 化,是因为在输入里并没有过度概括的 形式,所以他们无非是再产生他们听到 的形式。像walked那样的规则化的动词也 是用同一方法习得的,这时儿童还没有 把词分析为词干+屈折变化。

  但同时儿童又注意到,walked是用来表示过去 发生的动作,而语音结构相同的walk则用来表 示在非过去状态下的同样的动作。把walk和 walked比较,儿童发现后者无非多了一个-d, 于是就形成一条规则:“词干后面加一个d就 构成过去式。”这条规则可以应用到很多场合, 包括错误地应用到不规则动词身上,如goed。 但是在儿童语言发展到某一个阶段时,他们就 认识到goed是不容许的。也许他们是在应用普 遍语法中的一条内在制约性原则,唯一性原则: 每一个动词不能有一个以上的过去式。当儿童 认识到went是过去式后,他们就能慢慢把goed 去掉。

  (二) 结构依赖 儿童在习得和理解语言时都会注意到词 序。但是多数的语言规则都是隐含在按 等级组织的结构里,如果语言理论中的 结构和儿童根据父母言语形成的假设相 符时,儿童应能创造足以说明等级结构 的规则和过程,而不仅是说明句子中的 词序关系。

  例如英语中的John told Mary to leave.”[John让Mary离去。]有两层结构, John told Mary [John让Mary)是上层结构, 而to 1eavf离去]是下层结构。它没有主语。 但是我们可以使用控制(contro1)现象来解 释所缺的主语,Mary控制”了下层的子 句所缺的主语。“离去”的是Mary,在 子句里它起着主浯的作用;虽然在上层 的子句里,它是John的宾语。

  在英语大多数的动词里有一条简单的规 定控制的原则:如果上层子句里的动词 既有主语,又有宾语,宾语控制了下层 子句动词所缺少的主语;如果上层子句 里的动词有主语而无宾语,主语就控制 了下层子句动词所缺少的主语,如在 “John trid to leave.”I[John试图离去。] 里,John是try和1eave两者的主语。

  (三) 内部制约 儿童学话有没有一些天生的制约?赞成这 种说法的人往往把成人的语法事实和父 母对儿童所输入的语言事实加以比较, 并推断儿童怎样从后者发展为前者。有 时也可以使用实验的方法来了解儿童的 行为,以说明理论。

  Kiparsky(1982)提出一种词结构的理论,他认为 词是分“层面’’(1evels)组成的。要建立一个 词,我们往往从词根开始,应用某一些规则 (可称为第一层面规则),例如我们从Darwin这 个词开始,通过应用加后缀—ian的规则,把它 变为Darwinian。按照Kiparsky提出的理论,第 一层面的规则往往会影响到词根的发音,所以, Darwin的重读音节就从第一个转移到第二个 Darwinian。第二层面的规则是在应用第一层面 规则以后才能应用,但它不会影响词根的发音, 如加后缀-ism构成Darwinism,重读音节无需转 移。

  第三层面规则是在应用第二层面规则以后才能 应用,很多“屈折变化形态”的规则属这一类, 例如在名词后加—s以构成复数,如 Darwinians和Darwinisms。关键的问题是,应 用这些形态变化的规则的次序不能变。所以第 一层面规则必须应用在词根上面;而第二层面 规则必须应用在第一层面的输出或词根上面; 而第三层面规则必须应用在第一、第二层面的 输出或词根上面。根据这些制约,我们可以预 测哪些词的构成是可能的,哪些是不可能的。

  Eimas等人(1971) 用来观察婴儿辨音能力 的发展。他们把奶嘴放在婴儿嘴里,然 后在他身旁发出某一种声音,直至吮吸 率稳定不变为止。然后试验者改发另一 种声音。婴儿感到声音变化后,其吮吸 率便会陡然增加,待其习惯这种声音后, 吮吸率才平稳下来。这种办法可用以观 察婴儿是怎样听出声音变化的。

  实验分两个阶段进行:一个是条件反应 阶段,一个是辨别阶段。例如在开始时, 扬声器放出的是重复的背景性刺激(如[a], [a],[a],),一旦婴儿摆开头看实验者时, 重复的刺激就会作短暂的改变(如[a],[a], [a],)。如果在这个短暂的改变中,婴儿 的头摆向视觉加强器,有机玻璃的箱子 就会发亮,玩具就会活动起来。

  (三)视觉注视程序(The visual-fixation procedure) 婴儿正在进行的听辨会影响其视觉注视的时间: 当听辨的背景改变,婴儿的注视时间会增加。 实验的目的和HAS一样,都是了解婴儿对声音 变化的反应。它比操作摆头程序的使用范围要 广些,从4个月到14个月都可以,而且所显示 的言语样本不限于一个单词。例如Best等人 (1991)用这个方法来研究婴儿对非本族语的语 音的听辨。

  研究者们使用了上述的手段,发现婴儿生下来 就具备了处理言语信号的能力。 Jusczuk(1997)提出“内在指引学习”的说法。 按照这种说法,很多有机体都是“事先编好程 序”去学习某些事物,而且用某一种特定的方 式去学习它们。正如Marler,1990)所说的, “发挥内在影响绝非意味着发展必须遵循固定 的、呆板的形式来进行。鸟儿能对某些同类的 歌作出内在反应,但这些能力并非是成年后固 定的,不可改变的行为,而只是指引学习过程 的方向。”

  就婴儿听辨而言,其开始的辨知能力使他们能 够找到足够的发展这些能力的信息,即倾向于 有选择性地注意某些形式的信号。这些信号能 够得到进一步处理并编码贮存到记忆里。例如 有些报告指出,言语的声音比非言语的声音更 容易吸引婴儿的兴趣和持久的注意;一个4个 月的婴儿倾向于听妇女的声音,而不喜欢白噪 音或无声;一个9个月的婴儿喜欢听无伴奏的 女声哼一支曲调,而不喜欢听由乐器独奏同一 曲调。

  那么婴儿的这些倾向性从哪里来的呢? 一种可能是胎儿期的经验在建立倾向性时起了 作用。在怀孕期的最后三个月里,胎儿的听觉 系统开始运作。母亲的子宫壁可以对声音信号 起到减弱和低频过滤的作用,所以传递到子宫 里的最佳的声音是婴儿自己母亲的声音。母亲 的言语所产生强度比外部环境的声音要大得多。 其结果是母亲的言语形式,特别是其韵律特征 是婴儿在胎儿期就开始熟悉。这些经验很可能 使婴儿优先注意人类声音的那些音高特征和节 奏形式。

  但是Jusczyk强调指出,婴儿在其第一年 的言语听辨中所经历过的各种变化并不 一定要依赖某一种天生的、专门的言语 处理机制。内在指引学习在某些方面可 能要依赖专门的机制(如蝙蝠的回音定位 系统);但在别的方面,内在指引学习则 可能来自一般的辨知机制加上有倾向性 的注意。

  Werker和Tees(1983)的研究表明,在英国人家 庭的7个月的婴儿能够区别清浊音[th]一[dh]的 差别,发音部位 [ta]一[da]的差别。但是4岁 的儿童却明显地丧失了这种敏感性。他们再把 婴儿分为6—8个月,8—10个月,10—12个月 三个年龄组,让他们区别英语([ba]一[da]), 印地语([ta]一da]),发觉所有6—8个月的婴 儿都能区分这些差别,8—10个月的婴儿中只 有一部分能够听出差别,而在10一12个月的婴 儿中却没有任何迹象说明他们能听出这些差别。

  这些证据说明,婴儿的语言学习背景对 他们能否区别非本族语语音差别至关重 要。Werker等人进一步推断,这些衰减 说明学英语的婴儿正在从语音分类阶段 进入足以反映他们正在习得的母语结构 的音素分类阶段。

  婴儿在2岁以前,主要是通过非言语的方式和 客观环境进行交际,如:拉别人的衣服,指向 一件想得到的物体,摇手示再见。这些手势很 简单,但却可以从中了解到婴儿是怎样学会交 际的。婴儿一旦认识到怎样使用动作来取得想 得到的物体,交际技能就慢慢地出现。这些技 能是在婴儿1岁时发展起来的,说明他们对交 际的认识先于并促进语音、句法和语义的习得。

  婴儿的最早的喊叫是生理现象 婴儿的哭叫声则源于他的不舒服的感觉 婴儿还会发出表示舒服感的声音,这是一种松弛的、 较深沉的、没有鼻化的鸣鸣声(cooing)。 接着出现的是某些辅音。婴儿感到不舒服而需要作出 更大的叫喊声。这些声音往往是突发的,每次停顿换 气都会引起气流路的某部分受阻。例如,婴儿原来是 喊叫“a a a ”的,每次停顿后,就会合起嘴唇, 再突发时就会叫喊成“wa wa wa ”。 最早发出的辅音大概有wa,1a,nga,ha,ma,na,等 等。但这些声音还不能说是有交际意图,因为它们还 不是一种灵活的、有目的的行为。

  要决定一些行为或姿势是否有交际意图,很不 容易。Bruner(1975)等提出了几个区别的标准: (a)等待;(b)坚持;(c)使用另一种方式。 婴儿的具有交际意图的声音和姿势说明他已经 是社会物种的一分子,所以他发出的信号受到 成人的注意。快到1岁的时候,婴儿有一个使 他能够过渡到语言的重大发现:只要作出一个 信号(声音或姿势),就能期望信号对照顾者产 生影响。这样信号就从婴儿和照顾者共享的经 验中产生意义。这也可以说,在婴儿的前言语 阶段已经出现简单的交际能力。

  (一)儿童最早的声音听辨的几个阶段 1.预备阶段(前言语阶段) 2.区别音段和序列的阶段 Shvachkin(1973) 的研究表明,儿童是按明显 的次序来学会听辨俄语音素的。例如儿童能够 首先区别元音:而在元音当中,又首先把a从 其他元音中区别出来;然后才区分前元音和后 元音、高元音和低元音。然后儿童才按次序逐 步学会把闭塞音、擦音和鼻音、流音、滑音区 别开来。清浊辅音的区别是在最后的阶段,快 到2岁时才学会听辨的。

  儿童在学会听辨音段的基础上学会把音段组成 言语系列的规律 。 在每一种语言里,音节和词之间都有些组合或 系列是不容许的。在英语里,像Carroll所创 造的slithy和toves那样的组合是可能的,但 像mvaq和dvorn那样的组合却是不可能的。这 有一个是否符合音段组合规则的问题。儿童开 始听辨时不懂得这些规则,因此出现了用sred 来代替thread(线)的情况。

  Messer(1967)让一些3岁至4岁半的儿童 看一些玩具,然后提供两个名字给他们 选择: 一个是符合序列规则的,如[klek]、 [frul];另一个则是不符合的,如 [dlek]、[mrul]。 结果4岁多的儿童大都选择符合序列规则 的名字

  3.区别语调和重音的阶段 婴儿很早就能区别语调,Morse(1972)年的实 验表明:7周的婴儿就能区别升调的[ba]和降 调的[ba]。重音的听辨大概也不会晚,因为心 理语言学家发现1岁至3岁的儿童在自发的言语 里很少把主重音念错的。但是语调和重音和意 思有联系,要听辨出表达不同意思的语调和重 音却是稍晚的事情。Weir(1962)发现2岁至3岁 的儿童仍常会用错语调。

  Cruttenden(1975) 让不同年龄的被试听英国 广播公司关于足球比赛结果的消息。结果发现 成人听到一半的消息便能根据播音员的语调来 判断球赛是输还是赢,还是踢成平局。但是7 岁至9岁的儿童却做不到。 Atkinson-King(1973)的实验也表明:5岁的儿 / 童仍然区别不出, hotdog(热狗)和hot / / dog(一条感到热的狗), greenhouse(温室) / 和green house (绿色的房子)。

  (二)儿童最早的声音的产生 到5、6个月,婴儿就进入咿呀学语(babbling) 阶段。咿呀学语这个阶段可以延续6至8个月, 然后儿童就进入习得音段和音段系列(即音节 和词)的阶段。 儿童对音段的习得也有一定的次序。其元音的 习得是从前元音、中元音而至后元音。辅音则 相反:先是软颚音(由于吞咽动作),然后是齿 龈音和双唇音(由于吮吸动作),最后才是齿音 和颚音。

  根据李宇明(1995)对l一120天我国婴儿发音的 观察,婴儿辅音呈“由后跳前、挤向中间”的 部位发展趋势,开始辅音集中在小舌、咽喉等 发音器官后部,后来跳出双唇辅音;接着后部 音推向舌根,双唇音后发展到唇齿;再后便是 舌辅音的发展阶段。鼻音、擦音和塞音发展较 快,塞擦音和送气音发展较迟。元音的一般发 展趋势是:舌面先于舌尖,不卷舌先于卷舌, 不圆唇先于圆唇,低先于高,前先于后。

  (三)咿呀学语和成人的声音系统的关系 在咿呀学语这个阶段,儿童学会发各种音素, 也接触到成人的声音;而且世界各地的儿童所 能发出的各种各样的音素都是相同的;但是从 此以后他们慢慢地变成只会发本族语所有的音 素了。究竟咿呀学语和习得成人的声音系统有 何关系?

  观点一:连接论(continuity approach) Mowrer(1960)认为咿呀学语是习得成声 音系统的前驱。儿童在咿呀学语阶段所 学会发的各种声音会逐步缩小范围,被 巩固下来的仅是儿童能在周围环境中听 到别人说的那些声音。儿童的父母在这 方面起了重要的作用。

  “连接”论 难以解释的现象: (a)儿童在咿呀学语时并非所有声音都能产生, 像string中的str-,strength的-ngth就没有 出现。 (b)父母对儿童发音的巩固和发展不一定起重 要作用。不少父母只是无区别地鼓励儿童咿呀 学语。 (c)当儿童使用他们最早学来的一些词时,他 们似乎把咿呀学语阶段学到的声音都给忘了。 例如[l]和[r]在咿呀学语时早已出现,但是到 了儿童学词的时候,他们却又感到难以掌握。

  观点二:“不连接论(discontinuity Approach)。 Jakobson(1968)认为儿童学会产生声音需经历 两个截然分开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咿呀学语, 各种声音的出现是凌乱无章的,它们和儿童日 后的声音的发展没有多大联系。第二阶段是儿 童逐步掌握音素的对比(如[b]和[p])阶段。 这时咿呀学语中出现的很多声音均会消失。有 的再不会出现,有的则要隔很久才出现,像[1] 和[r]。Jakobson认为:在儿童语音发展中, 这是一个关键的阶段。

  这种看法仍然解释不了一些现象: 首先,儿童的语言发展进入第二阶段后,咿呀 学语并没有就此停止。两者重叠的时间往往延 续数月。 其次,咿呀学语中所发出的声音也不能说和后 一阶段的发音全然无关,一些出现较早或经常 出现的声音在后一阶段也较容易为儿童所掌握。 最后,儿童在学会一些词后,仍然使用咿呀学 语的一些语调形式来表示要求或拒绝。 因此,就超音段的层面而言,似乎两个阶段仍 是有连接的。

  Clark&Clark (1977)认为咿呀学语和言 语的关系可能是间接的。例如,咿呀学 语中的经验对日后的控制发音器官是必 要的,而且儿童还可以练习产生音段系 列并赋予语调。但是也有一些不连接的 地方,有些音段是在儿童学习词的时候 才真正开始学的。

  对汉语儿童语音习得的研究表明“不连 接”论不大符合汉语儿童语言习得的实 际,De Boysson-Bardies et al(1989) 比较了10个月的粤语婴儿和10个月的英 语婴儿的元音发音,发现粤语儿童所发 出的元音的第一共振峰的平均频率要比 英语婴儿的要高些,而第二共振峰的平 均频率要低些。

  这两者的差异恰好同粤语和英语元音的声学特 征与出现频率相一致:对两种语言单词中的元 音分布的分析显示:英语偏向于高/前元音, 而粤语偏向于低/后元音。 这项研究的理论意义在于母语环境的某些特征 对儿童的元音发音有影响,儿童在进入单词句 阶段之前就学会根据母语调节自己的发音。这 和“不连接”论的假设显然不符。

  (一)单词语 在单词语(single-word utterances)阶 段,儿童的言语只有单词,没有语法; 也就是只有语言和环境这两个层面的联 系,而没有语言内部的联系。

  单词语有几个特征: 1.在儿童还未能使用这些符号之前,他们往往 会发明一些符号来表示物体。这些个人化的词 语可以称为自形符(idiomorphs)。 2.儿童在这个阶段所习得的单词语都和他们的 “当时当地”(here and now)有关,这是和 Piaget所说的认知发展中的感觉运动阶段相一 致的

  3.儿童是在照顾者的帮助下,通过“命 名”(naming)练习逐步掌握单词及其意 义。 4.单词最初的词义界限并不十分明显 5.单词往往起到一个句子的作用

  在单词线个月以后, 儿童的言语开始有了质的飞跃。他们开 始建立自己母语的语法。根据 Slobin(1985)的看法,世界各族儿童的 早期语法有许多共同的特点,可称为基 本儿重语法(basic child grammar)。

  测量儿童语法发展的手段,通常使用的有两种。 一种是Brown(1973)所提出的平均话语长度(Mean Length Of Utterances,简称MLU)方法,它拿儿童的 100个语段来统计一个语段的平均语素的数目,然后再 按MLU来把语法发展分为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MLU为 1.75,主要是单词话语和双词话语阶段。第二到第五 个阶段的MLU分别为2.25,2.75,3.5和4.0。第二阶 段主要是学会用语素来调节话语的意思,第三和第四 阶段是学习更加复杂的结构(如问句和否定式)。大部 分研究都是集中在研究第一和第二阶段,一般认为MLU 超过4.0就难以作为语言发展的指标了。

  第二种方法是Scarborough(1990)所提出 的产生句法指数(1ndex of Productive Syntax,简称IPSyn),主要是统计儿童 使用各种名词短语、动词短语、问句、 否定式和句子结构的情况,只要是出现 在话语里就统计,不管是否真正掌握。

  (二)双词语 儿童语法习得从双词话语(two-word utterances)开始。Sach(1976)认为“儿 童的双词话语既不是成人话语的简单模 仿,也不是他们所熟悉的单词的随机组 合。这些话语来自儿童当时用以表达意 义的系统。”

  心理语言学家早就注意到双词话语的现 象。但是早期研究着重在考察它的结构, 因为他们认为儿童也和成人一样,要依 赖像主语、谓语、直接宾语那样的语法 关系去组织话语。

  从这一点出发,他们发现儿童的双词话语有一 定的规律。 首先是把实义词放在一起,其次是按一定型式 进行组合。它包括两类词:一类词数量不多, 发展缓慢;一个月才增长几个。但是其使用率 很高,而且相当稳定,别的词可依附在旁边。 这类词可称为轴心词(pivotwords)。另一类词是 轴心词以外的词,数量较大,可和轴心词自由 组合。单词话语中的单词大部分属于这类。这 类词可称为开放词(open words)。

  随着词汇的发展,儿童到3岁左右,其话 语的语法关系也复杂起来,需要一些连 接单词的语法标志,如动词词尾的变化、 连词、介词、冠词、助动词等,这就是 连接语法阶段。

  在递归语法阶段,儿童发展起使用不同 类型的句子的能力。 语言意识(语法感、语音意识等)

  语言习得不仅包括语言结构的习得,还 包括怎样使用这些结构来进行交际。儿 童习得语言的过程亦可理解为逐步掌握 以语言表示功能的各种可能方式的过程。

  (一)语言的功能 Halliday认为,语言的功能有7个方面: 1、工具功能 2、调节功能 3、交互作用功能 4、表达个人的功能 5、启发功能 6、想象功能 7、表现功能

  一、模仿说 传统的模仿说是由美国心理学家 Allport(1924)提出来的,他认为儿童学 习语言是对成人语言的临摹,儿童语言 只是成人语言的简单翻版。

  后来的社会学习理论也继承了这一观点, 如班图拉认为,儿童主要是通过对各种 社会语言的范型的观察学习而获得言语 能力的,其中大都是在没有强化的条件 下进行的。

  但早期的模仿理论不能充分说明言语获得的过 程。 首先,据研究:儿童在28-35个月之间,模仿 成人的语言占10%,到3岁时,下降到2-3%, 3岁之后模仿就更少了,这种理论解释不了儿 童言语发展的速度。 事实上,儿童说出的句子要比他听过的多,而 且在儿童说出的句子中有许多并不见诸成人语 法中的奇怪的句法结构,这种句子是无从模仿 的。如:“He goed out(他出去了)”,“Me want can go(我想能够走)”。

  其次,许多事实表明,儿童只能模仿他 已经掌握了的语法结构,如果要求儿童 模仿的某种结构和儿童已有的语法水平 差距较大时,即使反复模仿也无济于事。 儿童总是用自己已有的句法形式去改变 示范句的句型,或顽固地坚持自己原有 的句型。

  朱曼殊等人的研究: 对一岁半——三岁半的儿童进行追踪研 究。对其中的一名一岁八个月的儿童追 踪一个月,每天提问:“××是谁买给 你的?”一类的问题,一连十几天,他 总是回答:“××是××(妈妈、阿姨、 老师等)买给你的”。虽然每次都纠正, 仍然不能把“买给你的”转化为“买给 我的”。

  再次,儿童经常在没有模仿范型的情况 下产生和理解许多新句子。而且按语言 能力的发展顺序说,理解总是先于产生, 即在儿童说出某类句子之前,已能理解 该类句子,也就是说,理解是产生的基 础,还有一些儿童因特殊原因从小不会 说话,却能正常地理解别人的语言。这 些事实是无法用传统的模仿说来说明的。

  1975年,怀特赫斯特(G.J.Whitehurst)对 传统的模仿说进行了改造,提出了“选择性模 仿”的新观点。 他认为,儿童学习语言不是对成人的机械模仿, 而是有选择的。 第一,示范者的言语和模仿者的反应之间具有 功能关系,两者不仅在形式上,更重要的还在 于功能上的相似。因而模仿者对示范者的言语 不必是一对一的完全临摹,只要功能上相似即 可,可以有差异和选择。儿童能够把范句的句 法结构应用于新的情境以表达新的内容,或将 模仿到的结构重新组合成新的结构。

  第二,选择性模仿不是在强化和训练的 情况下发生的,乃是在正常的自然环境 中发生的言语获得模式,所以模仿者的 言语行为与示范者的行为之间,在时间 上不是即时的,在形式上又非一一对应 的,而是有所创造、有所选择的。

  二、强化说 无论是巴甫洛夫的经典条件说,还是斯 金纳的操作性条件反射学说,都认为言 语的获得就是一系列反应与刺激的连锁 和结合,而强化在这一过程中起着非常 重要的作用。

  巴甫洛夫学派认为,儿童言语的发生可以分为 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直接刺激物?直接反应(0-7、8个 月) 第二阶段,词的刺激物?直接反应(7—10、 11个月) 第三阶段,直接刺激物-?词的反应(12个月 之后) 第四阶段,词的刺激物?词的反应:言语听觉 分析器和言语运动分析器建立复杂联系,大约 在1.5岁左右。

  斯金纳则是用操作性条件反射学说来说 明儿童言语获得机制的,其主要论点: 1.主张对言语行为进行“函数分析”。 他认为,环境因素,即当场受到的刺激 和强化历程,对言语行为的形成和发展 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只要弄清外界刺激 因素,就能够精确地预测一个人会有什 么反应。

  2.人的言语行为是一种自发的操作行为, 是通过各种强化来获得的。他特别强调 “强化依随”在儿童言语形成过程中的 决定性作用。强化依随是指强化的刺激 紧跟在言语行为之后,它有两个主要的 特点: (1)它最初被强化的是个体偶然的动作 (2)强化依随的程序是渐进的。

  强化理论对以下3个问题无法作答: 第一,儿童在短短几年内就迅速获得了听说母 语的能力,这种惊人的速度,仅仅是渐进的、 累积的强化所能解释的吗? 第二,事实上,在儿童言语的发展过程中,成 人通常很少对儿童语言的正确语法进行强化, 甚至对于有明显语法错误的句子也不及时指出, 成人所关心的是语句内容的真实性。 第三,强化并不能促使儿童了解句子为什么正 确,为什么不正确,那么,儿童又是怎样理解 句子的意思呢?

  决定人类言语发展的因素不是经验和学 习,而是先天遗传的语言能力。乔姆斯 基认为儿童的大脑里有一种天生的“语 言获得装臵”(LAD),借助LAD,儿童可 以把生来就有的“天赋的语言原理”或 “普遍语法”转换成个体的个别语法。 由于有了这种装臵,儿童只需从周围听 到有限的句子,就能产生无限的句子。

  乔姆斯基认为,儿童获得的是一套支配 语言行为的特定的规则系统,而不是行 为主义所假设的那样是一大堆的具体句 子,即不是句子的表层结构(句子的形 式、语音),而是句子的深层结构(与 语义相联系的基本的句法关系),因而 能产生和理解无限多的新句子,表现出 很大的创造性。

  转换生成说提出后,在学术界引起强烈的反响, 掀起研究儿童语言获得的热潮,其贡献在于它 从根本上改变了语言获得中儿童被动模仿的看 法,注意了儿童本身的特点,强调了语言获得 与脑结构有关,语言获得是一个主动的创造性 的过程。但是,乔姆斯基所提出的“语言获得 装臵”仅仅是一个假设,在方法上是思辨的目 前还缺乏有力的研究证据。此外,他过分夸大 了LAD的作用,强调语言获得的天赋性,低估 了环境和教育的作用,忽视了语言的社会性。

  以皮亚杰为首的日内瓦学派认为,语言是儿童 的一种符号表征功能。语言能力的形成与发展 同其他认知结构一样是主客体相互作用的结果。 在主客体相互作用的过程中,由于动作的发展 与协调,才产生了逻辑,由此导致了语言的产 生。也就是说:“语言并非构成逻辑的根源, 恰恰相反,语言是由逻辑所构成”。逻辑运算 从属于普遍的动作协调规律,这些协调控制着 所有的活动,包括语言本身在内。认知结构是 语言发展的基础,语言结构随着认知结构的发 展而发展。

  皮亚杰及其合作者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论证:首先, 从个体的发展来看,语言出现于1.5岁左右,而在此之 前已有感知运动智慧,这是一种建立在感知觉之上的 “动作化思维”,并不需要语言的帮助。其次,皮亚 杰的合作者辛克来对5-8岁儿童的运算阶段和语言阶段 之间关系的研究表明,仅仅通过语言的训练掌握一定 的表达方法,并不能保证逻辑运算结构的获得与发展, 是智力促进了语言的发展,而非相反。当然皮亚杰也 肯定语言在动作内化为表象和思维中的重要作用,认 为作为一种符号功能,它的出现能增强思维的速度和 广度。

  认知学说从主客体之间的相互作用来说 明儿童认知结构与语言能力的发展,有 其合理的方面。但是这种学说也没有能 完全清楚地解释言语发生发展的复杂过 程。

  言语听辨研究的问题: 怎样处理言语中的声音信息? 怎样处理言语中的语言信息?

  Fromkin(1966)发明电子肌动记录仪,可 以记录肌肉收缩时所产生的细胞电压变 化 电子记波仪,可以记录说话时口腔的鼻 腔的气流变化情况 电子腭位记录仪可以记录发音时舌头和 腭的运动情况

  一、音段是怎样辨认的? 口语每分钟125-180个词 每秒需加工25-30个音段 听辨中言语的切分

  语言的音素和它们的实施并没有一对一的对应 关系 音位变体 男性、女性、小孩的声音差异 不同场合的语音差异 不同语言速度下的语音差异 语音输入系统的开发

  语音的类型: 元音 辅音 它们的产生方式是不同的,辅音比元音 需要更多的发音动作和更多的收缩。

  不同范畴语音的区分依据: 发音部位:双唇音、唇齿音、齿间音、 齿龈音、腭音、软腭音 发音方式:浊音、清音 区别性特征:浊音/清音、口腔音/非口 腔音、连续音/非连续音、前部音/舌面 前音

  思考:语音听辨的过程是否如此? 我们把语音切分成音素,从最小的单位开始, 逐级听辨出词素、词、短语、丛句、句子、语 段? 如果同一个音素出现在不同的语境中,它听起 来应是大致一样的? 在语音听辨中,我们是按音素出现的次序依次 加工的?

  1、言语是连续的,听话的人不大可能把它切成分离的 单位。 2、音段并没有一成不变的性质。 如:bill ball bull able 我们不能把语言的声音看成一条链条上的珠子,一个 音素的声音接着另一个音素的声音。我们没有办法把 言语信号切分成单一的、只表示一个音素的所有特征 而又不表示另一个音素的任何特征的音段。(Foss & Hakes,1978) 一个音素的发音依赖于它前后的音素,这就是所谓 “平行传递”(parallel transmission):几个音素的信息平行 地传递到听线、音段和语流中的分段没有一对一的关 系。如美国英语中的“writer” 和“rider”。 4、语流的速度和特性影响语音听辨。

  语音听辨的三个阶段: 1、听觉阶段:听话人接触到语流,并把听到 的声音分析为声学线索(acoustic cues),这些 线索提供了某一个音素的部分的信息,如清音、 鼻音等。这些信息存放在听觉记忆里,供下一 阶段调用。 2、语音阶段:在这个阶段,人们把声学线索 集中起来,从而辨认一个个的音素。然后再把 它们放在语音记忆里,在语音记忆里再不保存 声学线、音位阶段:听话人参照一种语言对音段系 列的制约,对语音阶段的辨认进行调整。

  Delattre(1952)的实验 使用仪器合成语音,然后观察被试如何对一个 或两个共振峰的稳定状态语音作出反应。结果 表明,被试能辨认某些只有一个共振峰的元音, 这个发现说明,只单靠共振峰的频率信息也足 以使人辨认元音。 如果呈现的是两个共振峰的刺激,被试对辨认 这个语音就很一致。 该实验表明,共振峰的稳定状态部分是语音辨 认所必需的,提供足够的声学线索。

  1、音素辨认依赖于语境 2、声音起始时间(VOT)是区别音素的一 个重要声学线、浊音化对照的范畴听辨 4、声音听辨的整体性和语境的关系

  在连续性语音的听辨中,人们要依靠句子中的 各种语言制约来合成单词,并分析这些单词是 否和所听的一致。各种语言制约可以帮助人们 缩小他们所合成的词语的范围。它们还可以帮 助人们去推测一些听不清楚的词语。 连续性语音的听辨并非一个吸收声学信号的被 动的心理过程,而是一个牵涉到合成和分析的 主动的心理过程,而且还和人们的知识有关。

  一、言语知觉的运动模型(Motor Theory of Speech Perception) 代表人物:Liberman & Cooper等 在言语听辨过程中,言语信号是参照言语的肌 肉活动来辨认的。 该理论把言语产生的过程和言语感知的过程联 系起来,强调人们是按照怎样产生言语来知觉 言语的。

  二、合成分析模型(Analysis-by-Synthesis) 代表人物: Steven、 Halle 主要观点:听话人根据他所听到的话语来隐含 地生成(合成)言语,并把它和听觉刺激“合 成的)言语加以比较,从而听辨言语。 感知过程从分析言语信号的听觉特征开始,这 种分析产生一种听觉型式的描述。然后建立一 种表示为区别性特征的话语表征。

  该理论从模式识别的角度看待言语知觉。认为言语知 觉包括三个过程:特征评估(feature evaluation)、 整合(integration)和决策(decision)。 该理论的基础是原型,它是语言的听辨单位的一个总 体描述,包罗各种区别性特征的联合。 言语知觉过程从输入开始,不断输入的信息得到评估、 整合,并和记忆中的原型相匹配,然后根据匹配相对 的适宜性来作出决策。

  该模型认为,词的辨认包括两个阶段,第一个 阶段,一个词的声学/语音信息激活记忆中和 它相近的词,这些激活的词构成一个“股”这 些交股的词是在一个目标词的声学信息的基础 上提取的,并没有受到其他层面的分析所影响。 在第二个阶段里,所有可能的信息都会影响目 标词的选择,这些交互作用的信息资源都起到 排除那些和交股不相似的词的作用。

  代表人物:Elman & McClelland(1984,1986) 这是一个神经网络模型,它建筑在一个 处理单元系统的基础上。语音、音素和 词都是不同层面上的结点,每一个结点 有一个休眠水平和激活水平。系统里的 结点是高度互联的。

  第一节 心理词汇和书本词典 一、心理词汇的涵义 心理词汇(mental lexicon)又称内部词汇 (internal lexicon)是指储存在一个人内心的 一个统一的动态词汇系统。 它直接影响着一个人的语言表达系统,决定着 语言的准确程度和流利程度。 心理语言学家Aitchison把心理词汇(mental lexicon)解释为存储在长时间记忆中的词汇即 词汇的心理表征。

  心理词汇的研究大致可分为互相联系却 又互不相同的三个方向: (一)词汇通达(lexical access), 研 究辨认或产出时从记忆中提取词汇的机 制; (二)心理语义学(psychological semantics),研究意义的心理表征; (三)语义记忆(semantic memory), 研究意义在记忆中的组织结构。

  1.组织方式不同 词典按照字母(汉语词典按照部首或笔画)排列 心理词典如何组织?荷兰语言学家Forster(1976)年把心 理词汇比作一个图书馆。一个词就像一本书,放在心理词 汇/图书馆的一个地方,它的位置可以从不同索引目录中 找到(例如作者目录、书名目录、主题内容目录等等)。 他认为,这些卡片目录叫提取档(access files),共有 三个——供辨认书面文字的缀字提取档(orthograohic access file), 供辨认口语的语言提取档 (phonological access file),供辨认的语义词法提取档 (semantic/syntactic file),有了这3个提取。

本文链接:http://mangerdulion.com/yuyanxuemoxing/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