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语意场 >

《义净译经身体运动概念场词汇系统及其演变研究》佛经-词汇-中国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语意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义净译经身体运动概念场词汇系统及其演变研究》佛经-词汇-中国-唐代.pdf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义 净 译 经 身 体 运 净译经身体运动概念场 动 概 念 场 词汇系统及其演变研究 词 汇 系 统 及 其 演 变 谭代龙 著 研 究 语文出版社 306 义 净 译 经 身 体 序 运 动 概 念 场 汉语历史的研究,词汇的研究滞后于语音、语法的研究;汉语历史 词 汇 词汇的研究,对演变的解释滞后于对演变的描写:对这 两个滞后学界 系 统 的同仁早有共识。对汉语词汇演变的描写,在专书和断代词汇研究的重 及 其 要性为大家认识之后,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好的局面。但到了后来,大家 演 发觉单纯的描写(无论是多么细致的描写)已不符合学术进步的要求, 变 研 也不能看做是汉语历史词汇研究的终极目标,所以关注的目光便愈来愈 究 多地投向了解释 (语言运行的路径、方 、制约条件、促动因素等),描 写与解释的结合成了大家努力的新方向。 由于长期浸淫于传统训诂学的模 之中,当一旦了解还有语义场、 义素分析这 一些理论之后,从中看到了词和词、意义和意义还有这 那 的联系,看到一个词的意义还可以做结构成分的分析,可以分类集 合起来进行观 ,像是又发现了一片新天地,这 在一段时期就成为不 少研究者尝试进行解释的重要方法,而且有可喜的成果问世。不过就在 这些新成果不断涌现的同时,语义场划分、义素分析的主观性和不确定 性也在不间断地困扰着我们。语义场划分和义素分析的新眼界使我们看 到了语言系统的一面;但什么是系统,举一些例子说说可以,要说得完 全周详就很难。如果词汇系统是自足的、封闭的、界限分明非此即彼的, 事情要好办一些,但种种困扰显示,情况并不那么简单。一个简单的事 实就是我们至今无法对全部的词语作语义场的划分和义素的分析,因为 并不是所有的词语都像颜色词、军阶词和亲属词那 秩序井然。我们遇 到的两个主要问题是对系统的描述和对演变机制的揭示。发端于上世纪 七十年代的认知语言学理论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研究范 。这个理 论给予我们的启迪之一是,如果说词汇有一个系统的话,那么词汇系统 并非自主独立的,其背后还潜藏着一个概念系统,这个系统来自于人对 外部世界的经验和认知。语言是一个层面,语言的背后还有一个层面。 外部世界也许是无序的,但语言反映的是经过人划分后的一个世界,不 1 能设想经过人的认知之网的筛选、加工分配 (范 化)之后依然是无序 的,如果是那 ,庞大无比且杂乱堆砌的词语既不能在记忆中储存,也 无法在交际时被随时提取 (对意义的接收和回应)。显然,如果只是在 前一个层面中左冲右突,就难以有所突破,必须进而寻求语言背后的那 个系统。这个理论给予我们的另一个启迪是,如果承认语言是认知的产 物,那么演变机制的揭示如果只取结构主义的理论方法,就难以取得深 度的解释,所以隐喻、转喻这 潜在的认知路径就有必要加以深入探讨。 代龙同志的这项研究是“义净译经身体运动概念场词汇系统及其演 变”。义净译经写定于唐初这 一个中古汉语到近代汉语的过渡时期,作 品容量大,反映的生活面广阔,语言现象(特别是口语成分)丰富,提 供了一个坚实的研究基础。代龙同志试图追求一种新的研究模 ,基于 认知语言学的理念,明确提出 “以人为本”,以表达人体运动的词语为 研究范围,以 “概念场词汇系统”作为研究的基本框架,显示出一种勇 于探索的学术勇气。对一种理论的准确介绍自属不易,将此种理论运用 于语言的本体研究尤为困难。近年来对认知语言理论的评介已有不少, 序 但鲜见在汉语历史词汇的研究中对这一理论方法的运用。理论的优劣在 于其对语言现象的解释力。对一种理论的运用需要对其有深入的理解和 与材料的恰当结合。作者在他的这项研究中并非简单地张挂标签,而是 以扎实的语料调查为基础,力图透过复杂多变的词汇现象找出背后的基 本规律以及促动其演变的认知机制,力求作出贴切合理的解释。其研究 的结论固然值得重视,而其对研究新路的探索更具启迪的意义。 同所有理论一 ,认知语言学的理论和方法还有待发展和完善 (比 如对概念结构的理解、解释的覆盖面,意义解释对百科知识的依赖,对 描写者直觉的依赖等),所以也不能停留于一味的赞美。语言的研究不 是为了寻章摘句诠释某种理论,需要的是在对语言现象的解释中对其加 以检验并不断有所推进。 在代龙同志攻读研究生学位期间,我与他有师生之缘。他有川人的 率直耿介,喜怒时形于色,不假外饰;他来自农村,厌恶虚浮,有农家 子弟的朴厚笃诚;后来念了大学和研究生,一直对语言学抱有强烈的兴 趣,有着学人的坚持执著。知之不如好之,好之不如乐之。本书出版真 是一件可喜的事,相信他今后还会有更好的成果问世。 张联荣 2007 年5 月20 日 2 义 净 译 经 身 体 目 录 运 动 概 念 场 序………………………………………………………………张联荣 1 词 汇 第一章 绪论……………………………………………………………1 系 统 1.1 背景和理论 ……………………………………………………1 及 其 1.2 研究目标 …………………………………………………… 18 演 变 1.3 研究方法 …………………………………………………… 19 研 究 1.4 有关说明 …………………………………………………… 21 第二章 义净及其作品……………………………………………… 28 2.1 义净事略 …………………………………………………… 28 2.2 义净的译场和 译观 ……………………………………… 29 2.3 义净的作品 ………………………………………………… 32 2.4 义净作品的语料价值 ……………………………………… 32 2.5 义净作品语言研究综述 …………………………………… 46 第三章 义净译 身体非位移运动概念场词汇系统及其 演变研究…………………………………………………… 52 3.1 卧睡概念场词汇系统 ……………………………………… 52 3.2 跌倒概念场词汇系统 ……………………………………… 71 3.3 蹲坐概念场词汇系统 ……………………………………… 84 3.4 起立概念场词汇系统 ……………………………………… 94 第四章 义净译 身体位移运动概念场词汇系统及其 演变研究……………………………………………………104 4.1 前进概念场词汇系统 ………………………………………104 4.2 却退概念场词汇系统 ………………………………………110 1 4.3 内入概念场词汇系统 ………………………………………117 4.4 外出概念场词汇系统 ………………………………………126 4.5 到达概念场词汇系统 ………………………………………131 4.6 去往概念场词汇系统 ………………………………………151 4.7 返回概念场词汇系统 ………………………………………170 4.8 来概念场词汇系统 …………………………………………184 4.9 行走概念场词汇系统 ………………………………………190 4.10 旋绕概念场词汇系统………………………………………2 11 4. 11 追逐概念场词汇系统………………………………………217 4.12 逃亡概念场词汇系统………………………………………225 4.13 隐藏概念场词汇系统………………………………………234 4.14 等待概念场词汇系统………………………………………242 第五章 结语…………………………………………………………249 目 5.1 各概念场词汇及其系统的共时和历时情况 ………………249 录 5.2 本项研究的理论认识 ………………………………………257 5.3 研究中存在的问题 …………………………………………266 附录……………………………………………………………………268 1. 义净作品目录 …………………………………………………268 2. 敦煌遗书中的义净作品 ………………………………………274 3. 敦煌遗书中的义净资料 ………………………………………281 4. 关于 “赴”“造”“诣”…………………………………………281 参考文献………………………………………………………………290 引用文献………………………………………………………………296 后记……………………………………………………………………300 2 第一章 绪论 本书以唐代高僧义净(635—713)译经为研究语料,以其中指称 身体运动概念的相关词汇为研究对象,目的在于获得初唐时期该类词 汇的面貌和系统属性,并对反映出来的规律性现象加以理论概括。文 章首先描写这类词在义净译经中的分布情况,进而探求各个成员及其 系统属性的历史来源和演变历程。在研究中, 试结合认知语言学的 相关思想,对该词汇系统的构成和演变情况作深层探索。 下面对本项研究的选题背景和理论、研究目标、研究方法等情况 加以说明。 一 章 1.1 背景和理论 绪 1.1.1 汉语历史词汇的研究,近年来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学界除在 论 有关词汇事实的描写与分析方面取得了大量成果之外,还对诸如字与 词的关系、词义与概念的关系、词义与语音语法的关系、疑难词语考 释与词汇史研究的关系、共时研究与历时研究的关系、个别研究与系 统研究的关系、描写与解释的关系、材料与方法的关系等重要理论问 题,也都有了相当深入的认识。张联荣先生对当前古汉语词汇研究工 作作了如下概括和评述: 古汉语词汇的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面:第一,个别词语的考 释。第二,词汇发展史的研究。第三,汉语历史词汇学的研究。这三个 方面密切相关而又有所区别。疑难词语的考释,是传统训诂学研究的主 要内容,历史悠久,成果辉煌。训诂学给我们留下了一座蕴藏丰富的宝 藏,有待不断开掘,提炼其精华。汉语词汇史的研究,本世纪以来也取 得了可观的成绩,特别是专书词汇和断代词汇的研究,给词汇史的研究 开辟了一个 的局面。汉语历史词汇学的研究,近年来一些学者也在做 着持续的努力,他们力图运用现代语言学的理论和方法,在词语考释和 1 义 词汇史研究的基础上,对古汉语词汇中一些带有规律性的问题进行探 净 讨,以期对各种词汇现象取得更深入的认识,也不断有 的成果问世。 译 经 2000 (张联荣, :前言) 身 体 运 站在现代语言学的背景下来看这三个方面,历史词汇学的工作 动 概 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关注。诚如蒋绍愚先生所指出的那 :“汉语历史 念 词汇的主体工程是汉语历史词汇学。”(蒋绍愚,2000 )就笔者所知, 场 词 较早对历史词汇学有所讨论的学者有吕叔湘和张永言二位先生。吕 汇 系 叔湘先生认为:“汉语的历史词汇学是比较薄弱的部门,从事这方面 统 及 研究的力量跟这项工作的繁重程度很不相称。”(吕叔湘,1983)张 其 演 永言先生认为:“个别语言词汇学又可以分为历史词汇学和描写词汇 变 研 学。前者研究语言的词汇在历史过程中的发展。后者研究在历史发 究 展的某一阶段 (一般是指现阶段)语言的词汇系统的状况和特点。” (张永言,1982 :2 )其后,蒋绍愚先生则明确提出了 “建立汉语历 史词汇学”的主张,蒋先生认为: 汉语历史词汇学,是对汉语词汇的历史发展作一些理论上的探讨。 它无疑是要在吸取我国传统训诂学和现代语义学的成果的基础上建立 起来的。但它毕竟还不同于训诂学,因为它主要着眼于一些理论性问 题的研究,而不是对具体词语的考释;它也不同于语义学,因为它不 是谈一般的语义问题,而是对汉语词汇历史发展中的一些问题进行理 论上的探讨。如果这方面的研究做好了,那么,它一方面会对汉语词 汇历史发展的描写和研究有帮助,另一方面,也会对语义学的发展做 1989a 25 26 出贡献。(蒋绍愚, : — ) 另外,蒋先生对汉语历史词汇学的研究方法、步骤等重要问题 也作了深入阐述: 词语考释是词汇研究的基础工作,但不是词汇研究的全部。汉语 历史词汇的主体工程是汉语历史词汇学。什么是汉语历史词汇学?它 1. 可以分为两个大部分: 历史的研究。即各个时期汉语词汇系统的描 2. 写以及汉语词汇系统历史演变的研究。 理论的研究。即汉语词汇历 史演变的规律以及其他有关理论问题的研究。这两部分实际上是 密 联系的,规律和理论应该是从历史研究的基础上概括出来的。(蒋绍愚, 2000 ) 2 上引诸家对汉语历史词汇学的定义各有侧重,但基本精神一致, 即都强调在事实的深入描写基础之上加强理论研究。无疑,这是汉语 历史词汇研究的一条基本道路。 更进一步说,从今天的学术要求来看,无论是个别词语的考释, 词汇发展史的研究,还是相关演变规律的探求,对各个时期词汇系统 的面貌和属性的研究无疑是最重要的基础工作。如果没有这么一个系 统背景,我们所获得的一切认识,都有可能是片面的。这具体体现在 所得认识的信息量有限,对复杂的语言现象缺乏足够的解释力等方面。 因此,我们可以说,词汇的共时系统既是研究工作的根本目标之 一,也是研究工作的基本平台。这种思考直接源于瑞 语言学家索绪 尔的共时系统语言学思想。 1.1.2 索绪尔 《普通语言学教程》一书在对语言作出两次选择 (语 言/言语;历时态/共时态)之后 (索绪尔,1982:141),就进入了对 共时语言学的理论论述。索绪尔的基本思想就体现在对共时语言学的 系列论述中,我们把他的基本思想概括为一句话,就是:语言是一种 一 音义结合的符号系统。 章 索绪尔针对十九世纪历史语言学的“原子主义”倾向,明确提出 绪 “语言系统”的观点,他认为:“语言是一种表达观念的符号系统”(P. 论 37 ),“语言是一个纯粹价值的系统”(P. 118),“把一项要素简单地 看作一定声音和一定概念的结合将是很大的错觉。这 规定会使它脱 离它所从属的系统,仿佛从各项要素着手,把它们加在一起就可以构 成系统”(P. 159),“语言是一个系统,它的任何部分都可以而且应 该从它们共时的连带关系方面去加以考虑”(P. 127),“共时语言学 研究同一个集体意识感觉到的各项同时存在并构成系统的要素间的逻 辑关系和心理关系”(P. 143)。 对此,索振羽先生认为: 索绪尔的 “系统学说”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学说,它强调语言的整 体性,但这种整体性不是 “整体等于部分之和”的那种机械论的整体 性,而是 “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那种整体性。这种整体性思想确切 20 19 地揭示了语言系统本身的特性。正是这种思想使 世纪语言学跟 世 纪语言学泾渭分明地区别开来。所以,我们有充分理由说:索绪尔的 20 1994 语言系统学说使 世纪语言学成为真正的科学。(索振羽, ) 3 义 吕叔湘先生认为: 净 译 经 近代语言学的更重要的收获是对于一条根本原则的认识——语言 身 的系统性。每个语言自成一个独立的系统,语音、语法、词汇都是如 体 运 此。(吕叔湘,1983 ) 动 概 索绪尔的这种思想使他成为 “现代语言学之父”,相对 19 世纪 念 场 历史语言学的研究取向而言,具有革命性的意义。把语言看作系统, 词 汇 从系统观出发去发现并解释个体的属性和语言中的一切共时和历时 系 统 现象,已经成为今人的基本共识。 及 其 现代语义学在贯彻这种思想上做了很好的工作,其基本的研究 演 变 思路对汉语历史词汇学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研 究 1.1.3 现代语义学又分为结构语义学、解释语义学、生成语义学和 逻辑—数理语义学等,目前占据主流的仍然是结构语义学。蒋绍愚 先生认为: 现代语义学在词义研究方面比传统词汇学有较大的突破,在宏观 方面,把词义作为一个系统来研究,在微观方面,对词义再进行深入 1989 的分析。(蒋绍愚, :前言) 贾彦德先生认为: 它注意研究句子意义、它使用的义素分析法和它提出的语义场理 论,无疑是对传统语义学的重大的突破,在语言学界引起了一定的重 1999 16 视和反响。(贾彦德, : ) 张志毅、张庆云先生从分析传统语义学的不足来观 现代语义 学的优点,他们归纳了传统语义学的四点不足: 第一、它研究的单位是一元的,只局限于词义。 第二、它的研究方向是单向的,只是静态地研究语言中词义纵向 的聚合。 第三、它的研究思想,从宏观上说没有把词义视为一个整体系统。 第四、它的研究方法,没有充分运用分析法。 并认为: (现代语义学)在理论上、方法上,都是对传统语义学的重大突破。 4 它使得传统语义学面对的开放性的、分散性的词汇语义单位变成了封 2001 2 4 闭性的、系统性的词汇语义板块。(张志毅、张庆云, :— ) 从以上评述可以看出,现代语义学的基本思想是语义场理论和义 素分析法。义素分析法在语义的微观探索上作出了一定的努力,但由 于主观性太强而受到不少批评。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对 词义的认识和把握远远不够,据此得出的分析结果对复杂的语言现象 自然也就缺乏足够的解释力。 语义场理论则引起了人们的密切关注。“语义场是指义位形成的 系统,……如果若干个义位含有相同的表彼此共性的义素和相应的表 彼此差异的义素,因而连接在一起,互相规定、互相制约、互相作 用,那么这些义位就构成一个语义场。”(贾彦德,1999 :149 )这个 定义反映了语义场理论的基本思想,即一个语义场内的义位之间的关 系是“互相规定、互相制约、互相作用”。这实际上是对索绪尔关于 语言是系统以及语言符号的 “价值”等思想的贯彻,并发展了索绪 尔的组合和聚合理论。 一 把语义场理论引入汉语历史词汇学,明显地推动了研究的进展。 章 由于特有的研究目的,传统训诂学注重考证一个个孤立的疑难词语。 绪 这种工作无疑对认识古代语言系统具有重要作用,但还远远不够。传 论 统语义学则主要是“以具体语言的语义研究为基础,吸收语文学时期 语义研究的成果逐渐形成的。传统语义学在理论上对一系列问题作了 研究和阐明,这些问题是:词义、语音、客观事物三者的关系;词义 与概念的关系;词义的色彩;多义词、同音词(同音异义词)、同义 词、反义词;词义的演变,特别是演变中的扩大、缩小和转移等等” (贾彦德,1999:4 )。相比之下,现代语义学的语义场理论则把词义 放在一个宏大的背景中来观 ,认为同一个场中的义位之间、场与场 之间的关系,就反映了词义的系统属性。古汉语学界对此有过相当深 入的论述,例如张永言先生认为: 语言 的词互相结合而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这就是语言的词汇 体系。在这个体系 词与词之间存在着复杂的语义联系,一个词的意 义既依赖于它的同义词和跟它属于同一 “义类”的别的词,也依赖于 1982 13 在使用中跟它相结合的别的词。(张永言, : ) 正因为词汇体系 的各个单位在语义上是彼此联系、相互制约的, 5 义 所以只要词汇 一有 的成分出现或旧的成分消失,就会导致词义的 净 1982 13 译 重 分配。(张永言, : ) 经 在词汇领域 ,各个语言单位之间的联系主要是意义上的联系;我 身 体 们要把一种语言的词汇当作一个体系来研究,首先就得按照词的语义联 运 动 系进行分门别类的工作。词的语义分类是词汇研究的实际工作的一个 概 1982 67 不可缺少的步骤,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张永言, : ) 念 场 词 张联荣先生认为: 汇 系 依照词指称的事物或概念,我们可以把词分成不同的群体。比如 统 及 食、嘬、噇、啜、啐、啖、饵、咬、啮这些词都和吃有关,它们就是 其 演 一个群体。每一个群体都占据一块地盘,每一块地盘上都有若干词,这 变 些词在这块地盘上各有自己的位置,这就形成了一种互补关系。从理 研 究 论上讲,每一种事物、每一种对事物的认识都应当有相应的词表示,这 样才能满足人们交流的需要。在这块地盘上,如果一旦有的词被挤出 去了,某一处出现了空白,就应当有别的词加以填补。从另一方面讲, 如果有的词占的位置扩大了,或者有 的词进入了这块地盘,那么势 必有另一些词占据的位置就会相应缩小,这就是词义的互相排斥。总 之,一些词的变化必然要引起另一些词的相应变化。当一个词的范围 扩大时,我们就要考虑是不是有的词的范围缩小了;当有的词范围缩 小时,我们也要考虑是不是有的词范围扩大了;当有的词发 词义转 移时,我们要考虑它原来的位置让谁占去了,这就是我们要讨论的词 1997 70 义的排斥与互补。(张联荣, : ) 以上论述都体现了语义场理论的基本思想。语义场理论是现代 语义学遵循索绪尔的共时语言系统研究思想而提出的具体的研究思 路,极大地推动了结构主义语义学的发展。汉语历史词汇学把语义 场理论引入自己的研究领域,可以看作是一次学术思想的大发展。不 少古汉语词汇研究者对此给予了密切关注,并在具体研究中贯彻了 这种思想。蒋绍愚先生的 《白居易诗中与 “口”有关的动词》是这 方面研究的一篇重要文献,文章在选题、构思以及具体的研究方法 等方面都开风气之先。而后相继完成的一批学位论文(吕东兰,1998 ; 崔宰荣,2001 ;杜翔,2002 ;宋新华,2003 ;张雁,2004 ;王枫, 2004 等)也对相关语言事实作了深入研究。 1.1.4 随着研究工作的深入,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其中最主要的问 6 题是语义场归纳的主观性、随意性比较强。一个义位为什么归入这 个语义场而不归入那个语义场,往往难以说出明确的理由。这个问题 不解决,研究工作就难以深入地开展下去,就不能达到研究的目标。 近年来学界对这方面问题的讨论逐渐多了起来。 词汇系统的研究,应该研究词与词在语言系统中的整体联系。而 词义之间的联系,并不就是词与词在语言系统中的联系。词义联系仅 仅是系统联系的一个方面,或者说,在确定词汇系统时,仅有意义联 系是不够的,还需要有形 (语法、语音)方面的联系。而语义场的 ① 基本单位—— “义位”,还不具备语言符号的地位。 所以,仅仅通 过义位之间的联系来建立词与词之间的联系,也就难免主观性。因 此,根据义位之间的联系来确定词与词在语言系统中的联系,还仅仅 是工作的开端,是第一步。 从这些年古汉语研究的状况来看,与汉语历史语音学和历史语法 学的研究相比,历史词汇学的研究成绩落在了后面。概括起来看,主 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 其一是对词汇的系统属性认识不够。词汇的系统属性究竟体现在 章 哪些方面?究竟应该从什么角度入手来描写词汇的系统属性?对于这 绪 类问题,学界还没有达成多少共识。这种情况导致了不知道怎 研究 论 才好的问题。 其二是由于汉语历史文献相当丰富,词汇总量巨大,情况复杂, 涉及的面又非常广,往往难以控制和把握。因此在研究工作中,人们 常常感到不知从哪里入手才好。 现代社会的发展日新月异,人们对语言研究的要求越来越高,汉 语历史词汇学也同 要承担新的任务。诚如董秀芳先生所论:“汉语 史研究发展到今天,我们不能只满足于对一些变化事实作粗线条的勾 勒,而应对隐藏于事实背后的演变的动因、制约演变的条件以及演变 所经历的具体渠道等问题做出分析和解释,只有这 ,汉语史研究才 有可能走向深入、更上一层楼。”(董秀芳,2002 :9 )尤其让人不满 意的是当前古汉语词汇研究的理论建设严重滞后,无论是个体研究还 是整个研究局面都缺乏系统性。学界没有能够形成一些大的焦点,有 ① 目前学界对于 “义位”有不同的定义,此处指不具备语音形 的词义单位。 7 义 的研究工作缺乏基本的问题意识,新的研究工作不能很快和已有的 净 译 成果衔接起来而找准自己的位置。诸如此类都是当前汉语历史词汇 经 身 研究中遇到的大障碍,如果不加以研究解决,必将严重影响汉语历 体 运 史词汇学的发展。 动 概 问题千头万绪,总的来看,学界对汉语历史词汇学的研究理想、 念 场 研究程序、研究方法和研究材料等一系列关键问题还缺乏自觉而严 词 汇 密的论证,没有打通基本的理论难关。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必须在 系 原有认识的基础上,继续探索新的、明确的研究思路。 统 及 在这方面,认知语言学给我们带来了新的视角。 其 演 1.1.5 认知语言学是近二十年来国外语言学界兴起的一门新学科,其 变 研 产生和快速的发展势头背后有着深刻的学术思想背景。“它广泛吸收 究 了语言学之外研究人类认知活动的各门学科如心理学、神经科学、哲 学、人类学及在这些学科基础上产生的认知科学的研究成果与分析 方法,在语言学内部则整合了语言类型学和功能语言学的研究路子, 基于非客观主义与功能主义的哲学观和语言观,描述和解释人类语 言构造,并分析其认知功能基础。其基本主张是:自然语言是概念 化的现实的符号表达,句法结构在相当程度上不是任意的、自主的, 而是有自然的动因 (motivation ),即其外在形式常常是由认知、功 能、语用等句法之外的因素所促动,故表层句法结构直接对应于语 义结构;而语义结构并非直接等同于客观的外在世界的结构,而是 与人在和客观现实互动过程中形成的身体经验、认知策略乃至文化 规约等密切相关的概念结构相对应。”(张敏,1998:前言) 认知语言学具有明确的功能主义的语言观和非客观主义的认知 观。其基本理论有范 化及其原型理论、隐喻和转喻认知模 、意 象图 、句法的象似性等等。张敏先生 (1998 :4—5 )将认知语言 学的基本原则和理念归纳成九个方面,为便于完整了解其基本思想, 特转引如下: 1. 自然语言既是人类认知活动的产物,又是认知活动的工具,其 结构和功能应视为人类一般认知活动的结果和反映,人类的语言能力 不应当作人脑 独立于其他认知能力和知识的一个完全自主自足的天 赋的部分,而应当看作是与一般认知能力密切相关的。语言机制应该 8 是普遍认知机制的一部分,二者应结合在一起研究。同样,句法也并 mo- 不像 成语法学家所声称的那样是自主的、任意的,而是有动因的( tivated ),即往往由语义、认知、功能、语用等句法之外的因素所促动。 2. 句法并不涉及任何转换的部分,表层句法结构是句法描写的基 本单位,它直接对应于语义结构。 3. 语义不是基于客观的真值条件,语义结构也不能简单地化解为 真值条件的配列,它并非对应于客观的外在世界,而是对应于非客观 proj ected world conceptual 的投射世界( ),并与其中约定俗成的概念结构( structure )直接相系。概念结构的形成与人的物质经验、认知策略等密 切相关。 4. continuum 语义学和语用学形成一个连续统 ( ),二者都作用于 语言的意义。语言的意义并不限于语言系统内部;而是植根于人类与 世界互动过程中形成的物质经验,植根于说话人的知识和信仰系统。因 此,纯语义的知识和百科知识是不能截然分开的。语义是我们总体概 module 念系统的一个部分,不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模块部分 ( )。 5. 由于语言的基本功能是传达意义,故在形式上所作的区分仅当 一 它们反映语义或语用、话语上的分别时才是可取的。 章 6. 语言共性及语言 的一般规律往往体现为某种趋势,而不一定 绪 是绝对的规则。 论 7. 对语言规律的形式化或以构造形式化模式作为对语言共性的解 modeling 释,其实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解释,而只是描写或模拟 ( )。 对语言共性更有意义的解释往往须在形式之外寻找,如从语义、表达 交际功能、认知能力及策略等方面去寻求。 8. categorization 语言 的范畴化( )并不完全是由充分必要条件决 定的,一个范畴内部常常包括中心的部分和扩展的边缘部分。因此范 schema prototype 畴化的原则既有基于图式( )的,也有基于原型( )的。 9. grammatical construction 语法格式 ( )与词汇项目一样,是形式 和意义的配对。它们有着真实的认知地位,而不是由 成规则或普遍 epiphenomena 原则的操作所产 的副现象 ( )。因此,语法与其视为一 - 种规则系统,不如视作一份由形式意义的结合物构成的具有内在结构 symbol 的象征符号 ( )的清单。也就是说,句法不是 成的,词汇项目 和语法结构项是连为一体的,其间并无绝对的界线。 这九个方面比较全面地概括了认知语言学的基本思想。 一般认为,从认知语言学创立者的学术思想来源、其所持的基本 语言观和研究思路等方面来看,认知语言学是作为结构主义语言学、 9 义 尤其是乔姆斯基生成语法的对立面而提出的,彼此之间是形 主义 净 译 和功能主义的典型对垒关系。而随着学术的发展,目前已经逐渐出 经 身 现力图将二者结合起来的努力和思考。如生成语法学家Newmeyer 就 体 运 认为,自主的普遍语法原则是“功能促动、结构表述”,形 结构的 动 概 研究和功能的研究应是并行不悖的(参看张敏,1998 :30 )。蒋绍愚 念 先生也指出,“以 ‘感知—概念’为基础的语言研究不能代替或排斥 场 词 汇 以 ‘逻辑—数学’为基础的语言研究。正确的做法是把两者结合起 系 来。”(蒋绍愚,1999) 统 及 根据我们的理解,形 的研究和功能的研究都离不开对语言事 其 演 实的描写,一切问题的探讨都基于对具体翔实的语言事实的把握之 变 研 上。二者在研究取向和一些具体问题处理上虽颇异其趣,但根本的 究 分歧还是在解释层面上。形 主义语言学认为只能在语言系统层面 内部寻找各种语言现象的解释;认知语言学则认为应该在语言系统 之外寻求答案,即强调人体的各种经验在人的认知和语言形成中的 重要性,明确提出人的概念结构促动了语言系统属性的形成。 认知语言学对语言和语言学的独特理解,对以词义研究为核心 工作的汉语历史词汇学具有重要的借鉴作用。其中有些观点可以在 广度和深度上开阔我们的视野,而有些论述即使我们不赞同,也不 可回避。如认为语义不是基于客观的真值条件,语义结构也不能简 单地化解为真值条件的配列,它并非对应于客观的外在世界,而是 对应于非客观的投射世界,并与其中约定俗成的概念结构直接联系。 这种看法是对现代语义学所采用的义素分析法的一种反动。如果接 受这种观点,那么以前的有些词义分析的思路就需要重新检讨。又 如认知语言学高度重视多义范 分析中的隐喻扩展方法,并重新认 识隐喻和转喻的意义,对古汉语词义引申的研究就有着重要的价值。 这方面的研究成果也逐渐多了起来。它对认知经验中基本范 概念 和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基本层次范 词汇的重要性的论述,与古汉语 学界近年来对常用词研究的重视不谋而合。其他如对原型及其扩展 理论的认识和实践等,都对我们的研究工作有直接的启发和借鉴作 用。沈家煊先生在评介Sweetser ,Eve (1990/2002 )时认为: 10 读完本书,笔者感到在分析语义时,确立多个认知域的语义结构 观念已不可避免。这一趋势是对客观主义语义学 (又 真值条件语义 学)的反思和反动。客观主义语义学无法解决 “词”与 “物”之间的 see see 联系规律,表示“看见”的 “ ”和表示“知晓”的 “ ”两者并无 共同的客观的真值条件或语义特征,蒙上眼睛的人甚至瞎子也可以说 I see “ ”(我明白了)。是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才建立起两者的联系,它 靠的是隐喻,这正是当今认知语义学的核心思想。跟这一趋势相关联 的另一个趋势就是把共时和历时结合起来。 成语法严格区分共时和 历时,分析共时结构不考虑历时演变,但 成音系学例外,研究共时 音系时考虑语音演变的规律。现在,认知语义学又把共时的语义分析 跟语义的历时演变结合起来,这必将大大加深我们对语义现象的认识。 1997 (沈家煊, ) 我们同意这种看法。同时,认知语言学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尚 处在不断探索和发展之中,本身还有不少缺陷和片面之处,对一些具 体事实的分析也还存在过于简单化的问题。把认知语言学的理论介绍 进国内语言学界并引入汉语的研究中,也是在近些年才逐渐开始,而 且介绍多于运用。国内这方面的研究主要在理论界、外语界和现代汉 一 章 语研究人员中开展。在古汉语词汇研究中,虽也有学者开始在研究中 绪 运用认知语言学的思想,但主要还是体现在个别词义的演变研究中对 论 跨认知域理念的运用方面。而相对全面地把认知语言学的基本思想引 入汉语历史词汇学的具体研究尚不多见。从当前的发展趋势来看,这 应当是今后的重要工作,这方面的工作也许会成为引导汉语历史词汇 研究走出当前困境的一个契机。 从汉语历史词汇学的研究目的来看,认知语言学在以下两个方面 直接启发了本项研究选题:一是概念场及其词汇系统的研究;二是 “以人为本”的历史词汇研究。下面分别加以论述。 1.1.5.1 基于功能主义语言观和 “经验主义现实论”,认知语言学非 常重视人类主观的概念及其结构在语言形成过程中的作用,认为“人 类的概念系统是人类经验的产物,而经验是通过身体获得的;在人类 经验之外的客观现实与人类语言之间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其中的中介 是由人类经验所促动的人类概念。概念结构既来自人类身体和社会经 验的结构性质,也来自人类的天赋认知能力,即将成结构的身体与互 动经验投射为抽象的概念结构的能力”(张敏,1998 :40 )。这和传统 的观点不一致。传统的观点也认为语言符号与客观世界之间是由大脑 11 义 中的概念相连接,但是概念仅仅是一种连接纽带而已。它没有强调 净 译 人的认知对概念形成的作用,更没有强调概念及其结构对语言系统 经 身 的促动作用。所以,认为语言符号与客观世界有直接对应的关系。在 体 运 认知语言学看来,“语言结构反映人们在对客观世界的知觉和认知的 动 概 基础上形成的概念和概念结构,也就是说,语言结构与人的经验结 念 场 构之间有一种必然联系。这种联系不仅指语言的拟声词和象形字,也 词 汇 不仅指音与义之间的对应关系,因为这种象似是有限的和表面的。认 系 知语言学中的象似性是指语言与思维的关系,即语言结构直接映照 统 及 经验结构,是从认知方面研究语言形成的又一种方法”(赵艳芳, 其 演 2001 :156 )。 变 研 这实际上又碰到了词与物的关系这一古老话题,传统的经典理 究 论模 可以简单概括为(直线表示连接): 客观事件————概念————语言 认知语言学的模 则可以简单概括如下 (箭头表示促动): 客观事件——→经验——→概念——→语言 这里的“概念”是人将客观事件范 化的结果,属于主观世界。 由于具有相同的身体构造和感知器官,具备相同的感知、认知能力, 面对相同的物质世界或者客观事件,人们获得的相对独立的总体“概 念”应该大致相同。例如凡是人都要生老病死、吃喝拉撒睡,人们 自然会产生大致相同的 “概念”。但由于各种主客观的因素,不同社 团对这个 “概念”所作的内部划分可以不一致,即概念的内部结构 可以不同。不同的概念结构促动了不同的语言结构的产生。语言的 系统属性和不同系统的差异就此产生。这种情况既存在于不同语言 之间,也存在于同一种语言的不同时期之间。 例如,人开始躺在物体上一直到进入睡眠状态这一事件,作为 人们日常的重要经验,在人们的心目中可以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概 ① 念。而在对这一概念的内部划分上,汉民族古今并不一 。 在春秋 时期,分作两段,我们称之为运动和状态,分别用 “ ”和 “寐”来 12 ① 详参3.1 “卧睡概念场词汇系统”。 指称。其内部结构可以图示为: 寝 寐 睡眠运动 睡眠状态 即本概念内部被划分成了两段,文献用例如: 1 ()《诗 ·卫风·氓》:“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2 ()《战国策·秦策四》:“郢威王闻之,寝不寐,食不饱。” 3 ()《国语 ·晋语一》:“献公田,见翟柤之氛,归寝不寐。” 经过了好几次发展变化之后,大约到宋元以后,格局变成下面 的情况: 睡 即本概念内部没有再分段,“睡”可以指称从运动到状态的整个 经验。“睡”指称状态的文献用例古今多见,不复赘举。指称睡眠运 一 动的文献用例如: 章 绪 4 ()《儒林外史》第十二回:“那些朋友们和我赌赛, 我睡在街 心 ,把膀子伸着,等那车来。” 论 5 ()《封神演义》第二十四回:“你至黄昏时候,睡在坑内,叫你 母亲于你头前点一盏灯,脚后点一盏灯;或米也可,或饭也 可,抓两把撒在你身上,放上些乱草,睡过一夜起来,只管 去做 意,再无事了。” 6 ()《西游记》第十八回:“好行者,却不迎他,也不问他,且睡 在床上推病。” 7 ()《喻世明言·任孝子烈性为神》:“却放了猫儿,睡在床上啼哭。” 由此可见,古人和今人对 “睡眠”这个概念的内部划分是不一 的,从而导致了不同的语言结构的产生 (寝寐/睡)。以此为例,我 们可以把前面概括的认知语言学关于词与物关系的模 转写如下: / 客观睡眠事件→人的睡眠经验→ “睡眠”概念→语言 (寝寐睡) 人类的睡眠事件在古今中外都相同,而语言系统的差异,应该 源自 二个阶段,即人类经验上的差异,由此影响到了 三个阶段 的差异的形成,进而导致了语言系统的差异。形 主义语言学主要 13 义 在模 的最右端、即“语言”内部开展对语言形 的形成和发展的解 净 译 释工作;认知语言学则十分强调从模 的中部、即人的主观 “概念” 经 身 的结构分析入手来开展对语言形 的形成和发展的解释工作,研究这 体 运 一认知结构及其规律对语言的影响,探索语言范 和语言结构的概念 动 ① 概 基础, 并且明确强调语言系统和概念结构之间的象似性。 念 场 我们赞同认知语言学的这种研究思路。下面根据这种思路来讨论 词 汇 词汇系统研究的问题,为此采用了 “概念场”和 “概念场词汇系统” 系 这一组术语。 统 及 德国学者特里尔(J ·Trier )1931 年提出了“概念场”这一术语。 其 演 他认为,概念场是围绕中心概念组成的相互联系的概念系统,在语言 变 研 中有词汇场与之相对应。词汇场是一种覆盖物,就像马赛克一 覆盖 究 于概念场之上并将之切分。一个概念场可以被几个词汇场所覆盖。特 里尔把整个词汇划分为若干词场,每个词场又分成若干低一级的词 场,依次类分,直至词场的极限——个别的一些词。英国语言学家莱 昂斯等人后来也表达了类似思考。(参看符淮青 1996a ,213—221 ) 特里尔对概念场和词汇场关系的认识与认知语言学的思想有相通 之处。我们将沿用 “概念场”这一术语来指称 “概念”,认为一个概 念可能就是一个概念场,一组有紧密联系的小概念场又可以构成一个 大概念场。而客观上同 的一个事件,可以在人们心目中形成相对独 立的一组概念场。每一个概念场实际上都反映了客观事件的一个侧面 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 例如,人类沿着水平方向作位移运动这一事件,可以在人们的心 目中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位移运动概念场。而其内部又可以根据运动 的方向、速度、目标等情况,分成不同的小概念场,如前进、后退、 行走、到达等等相对独立的小概念场。这些小概念场共同构成大的概 念场。每一个小概念场内部如果没有被再次切分,实际上就是一个概 念。相应地,每一个概念场上都有且只有一个词汇场来指称,这和特 里尔的观点不一致。 ① 如果从 二个阶段入手,就要涉及到人们的生活环境、文化心理、科技水平以及 14 宗教信仰等多方面的因素。 我们把特里尔的 “词汇场”称作 “概念场词汇系统”,指的是指 称一个概念场的一组词,这组词的共同任务是表述这个概念场,彼 此排斥互补。研究工作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揭示每一个词所覆盖 的那一部分概念域,并力图通过此种途径来界定词汇的系统属性。例 如,在指称 “卧睡”这一个相对独立的概念场时,汉语从古至今有 几个大的变化阶段,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一组词来指称。如在先秦 时期是“寝寐”,东汉以后变成 “卧眠睡”,在现代汉语中则由 “睡” 来指称。“寝寐”“卧眠睡”和 “睡”都是我们所谓的 “概念场词汇 系统”。 我们采用 “概念场”和 “概念场词汇系统”这两个术语的目的 是为了通过对二者关系的探讨,来探索一条描写词汇系统的途径,以 回答不知如何研究才好的问题。 认知语言学的一个重要思想是对 “象似性”的论述,即“当某 一语言表达 在外形、长度、复杂性以及构成成分之间的各种相互 一 关系上平行于这一表达 所编码的概念、经验或交际策略时,我们 章 就说这一语言表达 具有象似的性质”(张敏,1998 :148 )。认知语 绪 言学的这一观点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观 语言结构的视角,而 论 以往的相关研究则偏重于对概念结构与句法结构之间的象似性的探 讨。如果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接受这一观点,那么,概念场结构与概 念场词汇系统属性之间是否也具有象似性呢?即是否可以认为概念 场结构促动了概念场词汇系统属性的形成? 如此,我们可以把概念场结构和概念场词汇系统的关系简单图 解为: 概念场词汇系统 促 表 动 述 概念场结构 我们将以此为指导研究工作的一个假说,并通过具体的研究来 讨论这个观点。 1.1.5.2 认知语言学的认知观非常重视身体在人类认知活动中的地 15 义 位。因为 “认知的基础—经验—首先就是身体的:它是认知的出发点 净 译 (认知的主体是具有身体的人),也是认知的一个对象(人类最先获得 经 身 的是对自己身体的经验),还是认知的工具 (人类认识外在现实是通 体 运 过身体与世界的互动)”(张敏,1998:41 )。 动 概 这种认知观可以得到普遍的认可。人出生到世上,也就是来到了 念 场 一个空间,在其认知心理的形成过程中,身体的各种器官及其在空间 词 的各种相关经验,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就器官而言,人的身体发 汇 系 肤、头目手足、口耳鼻舌等等,是认知的出发点和工具;就经验而 统 及 言,人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视听闻说,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喜 其 演 怒哀乐等等,交织成了人一生的主要内容。这对心理的各种基本概念 变 研 的形成具有重要的意义。 究 人类最先是认识自身的一些经验,然后由此出发去认识其他事 物。研究表明,人类进行认知域投射的一般规律是“人>物>事>空 间>时间>性质”(参看赵艳芳,2001 :163)。那么,语言诞生之初, 应该首先就是产生的指称这一些基本概念的词。然后,人们又主要利 用这些词去指称相对较远的较抽象的概念。表现在词汇层面上的情况 就是,表述这些基本概念的词,属于基本词汇,属于常用词。它们具 有很强的能产性,在语言系统中占有至关重要的地位,对整个语言系 统的形成和发展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许慎认为,古人造字的办法是 “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说文解字 ·序》),这种造字工作中出现的 “近取诸身”的情况也颇与词义的引申情况相符,这种相符实际上反 映了人类的普遍认知规律。这类例子在语言事实中触处可见,下面试 举几例。 据《汉语大字典》归纳,“矮”有三个义项: 1. 身材短。《说文 附·矢部》:“矮,短人也。”《旧唐书·阳城 传》:“道州地产民多矮,每年常配乡户,竟以其男号为矮奴。”…… 2. 低,不高。《广韵 ·蟹韵》:“矮,短貌。”《五灯会元 ·万年一禅 师法嗣》:“报恩寺中唯一矮榻,余无长物。”…… 3. 低下,卑下。《红楼梦》第四十六回:“当着矮人,别说矮话。”…… 也许各个义项的首见时代还可以提前,但是,我们已经可以看出, 16 “矮”的词义发展完全符合人的认知域投射规律,即由指人到指物, 再到指称抽象概念。人的认知经验在中间起了联系作用。 《汉语大字典》归纳 “眉”的前三个义项为: 1. 眉毛。《说文·眉部》:“眉,目上毛也。”《庄子 ·渔父》:“有渔 父者,下船而来,须眉交白。”…… 2. 题额。《穆天子传》卷三:“天子遂驱升于弇山,乃纪名迹于弇 山之石,而树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又泛称上端,如:书眉;眉 批。 3. 旁侧。《汉书 ·陈遵传》:“观瓶之居,居井之眉。”颜师 注: “眉,井边地。若人目之上有眉。”…… “眉”由指称 “眉毛”到泛称上端,属于指人到指物;又指称 “旁侧”,属于由具体到抽象。这也完全符合人们的认知心理。 又如 “天”,《说文解字 ·一部》:“天,颠也。至高无上,从一 大。”王国维认为:“古文天字,本象人形。……本谓人颠顶,故象 人形。……所以独坟其首者,正特著其所象之处也。”(《观堂集林》 一 卷六 《释天》)即 “天”的本义指人的脑袋,而后引申出古代的一种 章 在 头上刺字的墨刑以及天空、天气、时令等意义。 绪 又如汉语中一些表示度量衡的词,如 “尺”“寸”,也是和人的 论 身体联系在一起的。《说文解字 ·尺部》:“尺,十寸也。人手却十分 动脉为寸口。十寸为尺。” 又如汉语的介词 “把”“被”“给”“吃”等,都由动词发展而来, 它们作为动词反映的是人体的相关经验。 下面试用图示法表示这种认识: 人 17 义 这个图可以看作人的认知经验的结构层次图。核心层次之上的 净 译 语言单位,就是词汇研究中的焦点。对这些词在各个历史时期的面 经 身 貌、系统属性和演变情况做深入细致的研究,应该是汉语历史词汇 体 运 学的中心工作内容。也就是说,首先要对围绕人体结构及其各种重 动 概 要体验而形成的概念场基础之上的词汇做出研究,然后由此引发开 念 场 去,研究这些词汇功能的扩展情况。换言之,可以本着 “以人为本” 词 汇 的原则,一个专题一个专题、一个时代一个时代地描写出相关词汇 系 的面貌和系统属性;然后逐渐扩大研究范围,在深入细致的认识汉 统 及 语各个历史阶段的词汇系统的基础上,加强历时比较研究,进而认 其 演 识汉语历史词汇发展演变的规律。这种思路可以回答在汉语历史词 变 研 汇系统研究中面对汪洋大海般的历史词汇从哪里开始研究才好的问 究 题。毕竟,词与词之间的关系复杂多 ,如把一词多义等情况掺和 进来之后,往往难以理顺彼此间的关系。我们坚持 “以人为本”的 原则,就可以把对几个成员关系的比较工作,放在最单纯、最可靠、 最合适的平台上进行。 事实上,当前古汉语词汇研究工作的情况也与这种认识相符,如 汪维辉 (2000a )所分析的40 余组常用词中,有近一半属于人体的 ① 直接经验。 在语义场的研究中,这种倾向更明显,如:解海江、张 志毅 (1993)的“面部”语义场研究,吕东兰 (1998 )的“观看”语 义场研究,崔宰荣 (2001 )的“吃喝”语义场研究,杜翔 (2002 )的 “动作”语义场研究,宋新华 (2003 )的“穿戴”语义场研究,王枫 (2004 )的“言说”语义场研究,等等。 1.2 研究目标 综合以上思考,我们把本项研究的题目定为 “义净译经身体运 动概念场词汇系统及其演变研究”,希望在继承汉语的研究传统、充 分吸取索绪尔共时系统语言学思想和现代语义学基本理论的基础上, ① 如名词有:目眼;涕、泣 泪;足脚等。动词有:衣、冠、服著、戴;视 看; / / / / / 、寐卧、眠、睡;言、云、曰说、道;呼唤、叫;击打;还、返、归 回;入进;居、 / / / / / / 止住;生活等。形容词有:愚痴;痛疼;寒冷;甘甜等。 18 / / / / / / 借鉴认知语言学的一些基本思想,开展汉语历史词汇研究工作,力 求能够对相关语言事实有更深入的认识和把握。并在此基础上,对 隐藏于事实背后的机制做出探索。概括地说,本文的研究目标有: 1. 描写身体运动概念场词汇系统在初唐时期的系统属性; 2. 结合已有研究成果,通过对文献用例的调查分析,初步描写 该类词汇的历史演变情况; 3. 在把握事实的基础上,尝试探求汉语词汇系统的内部结构和 控制机制,并探讨其发现程序。 1.3 研究方法 1.3.1 基本原则

  “原创力文档”前称为“文档投稿赚钱网”,本网站为“文档C2C交易模式”,即用户上传的文档直接卖给(下载)用户,本站只是中间服务平台,本站所有文档下载所得的收益归上传人(含作者)所有【成交的100%(原创)】

本文链接:http://mangerdulion.com/yuyichang/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