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语义场 >

浏览的同义词是什么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语义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1-02-09展开全部语义场是语义学中的一个新概念,传统语义学中不包括语义场的理论。关于传统语义学有人认为:“语言学家历来对词义感兴趣,可是传统的语文学家的兴趣主要在于考证个别意义的演变①”。其研究方法属于历时语义学(Diachronic semantics)的范畴。其主要缺陷之一就是孤立地追溯单个词在语义上的历史发展,忽视了词与词之间的语义关系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影响②。所以有人认为:“这不属于科学,一般不把它们看作语义学研究”③。

  欧洲结构主义语言学家在语义研究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结构主义的先驱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认为词义的研究就应透过共时(synchronic)比较,通过实质内容,认识其抽象关系。德国和瑞士的一些语言学家发展了这一结构主义思想。德国学者特雷尔(j.Trier)提出了著名的语义场理论。( The Theory of Semantic fields).④

  所谓语义场又叫词汇场。是一个系统,它把相互关联的词汇和短语组织起来,显示其间的相互关系,意义相关的W1、W2、W3……,构成一个集合,称为词汇场,词汇场F1、F2、F3……的集合构成某一语言的词汇总和V(vocabulary)。

  对于词语间的相互关系及不同义场的描述,中外学者的划分及详略程度互有参差,中国学者贾彦德⑥参照C.Leech在其《语义学》一书中的描述,划分了七种类型⑦。下面参照这这七个分类,及汉英两种例子作一简介。

  (一) 分类语义场。这一分类包括了同类事物(现象,性质,运动,行为….)的各种对象。最简单的分类是二元的,如水田,旱田;自转,公转等;也有多元的,如赤、橙、黄、绿、青、蓝、紫;navy, air, force, landforce 等。分类语义场可以是多层次的,大类之下可划分出小类,小类之下又可分出更小的分支,如LEECH本人划分动物的时分成了禽兽和人,而禽兽下面又划分出鸟、鱼、昆虫,哺乳动物;哺乳动物下又分出猪,狗、马牛,狼….等等,而狗的下面又划分成各种狗。这种划分就牵涉到现代语义学的新概念:下义关系,如哺乳动物是上义词(superordinate又译作上坐标词)那么猫,狗,马…则为下义词(hyponym, co-hyponym又译作下坐标词 )

  (二) 顺序义场。如一月、二月、三月…。Sunday,Monday,Tuesday,…举凡数目,时序关系,军衔,学位,考核名次等词语都属于这类语义场。

  (三) 关系义场。关系义场的义位反映人与人,人与事物及事物及事物之间的关系,如二元的,教师-学生exit,entrance;多元的敌军-友军-我军;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而这一义场在英语中就只有brother, sister二元)。

  (四) 反义义场。这通常包括意义刚好相反的词语。如战争-和平;construction-destruction(建设-破坏)

  (五) 两极义场。同反义义场相同,两极义场都是二元的,意义上彼此相反。但两个义位之间有过渡地带。如“大”与“小”,rich与poor 形成两极,但“不大不小”及neither rich nor poor(不富也不穷)也有意义。

  (六) 部分否定义场。所谓部分否定义场是不完全相反的否定,如inevitability(必然性)与possibility(可能性),全体与部分两组词中二者在意义上不完全相反,多元部分否定的例子如hot, warm,cool,cold,进攻-防御-退却等等。

  (七) 同义义场,这种义场同传统语义学所讲的狭义同义词大体相当,即两个概念意义(conceptual meaning)相同,但附加意义(Leech划分出内涵意义,风格意义,感性意义,联想意义,搭配意义及主题意义)不同的义位构成的义场。如《同义词词林》一书中关于“死”就有一百多种表达式。英语Roget’s International The sauras一书中表示死的同义场中也有百多种同义表达式。再如英语中模仿各种走兽,飞禽、昆虫、爬虫的鸣叫声的拟声词也多得不可胜数,所以Franl.c.Flower说我们生活在不同动物鸣叫声的“世界”里⑧,语义学家A.Lehrer恰好说过一种语言的全部象声词也形成一个语义场⑨。

  以上讲到的七种类型语义场并非不同词的义位构成的全部情况,其划分是为了便于应用,并不十分科学,其中有交叉跨类现象。而且语义场是开放性的,单个词的语义及语义场内的数量都是发展和变化的。譬如讳饰等修辞手法就使语义场内的同义义位不断增加数目。但是作为整体的语义场理论运用了新的方法,突破了旧有的框框:传统语义学已研究过的问题(如同义词,反义词等),它分析得更深入,细微,更科学。试看1991年6月出版的《修辞通鉴》第113页:如果只用红,黄,蓝黑四个颜色词,而没有选用它的同义词加以衬托,描写是不可能这样逼真的。该书上文所讲的红,黄,蓝黑的同义词是指大红与橙红,深黄与浅黄,浅蓝与深蓝,暗黑与黝黑。但是按现代语义学及语义场理论,红与大红,橙红,并不是同义词,前者是后二者的上义词。它们的关系是上下义关系(同理,黄同深黄与浅黄;蓝同浅蓝与深蓝;黑同暗黑与黝黑也是上下义关系)。可见,直至90年代,汉语学界对于属于语义场范围的上下义概念仍有人不甚了解。因此其研究也就缺少准确性,科学性和现代性。由此可知:传统语义学尚未涉及的问题,语义场理论已开始涉足。它为更深入更广泛地研究语义开辟了广阔的前程。

  中国古代文论家特别讲究”炼”字。文人吟哦炼字之际正是匠心独运之时。所谓“下语如铸”“吟安一个字,捻断数根须”都说明了古人用字时一丝不苟的精神。其实字斟句酌在修辞上下工夫不独古人为然,古今中外对于强调词语选择时的匠心或是异域相通,或是不谋而合,或是一脉相承的。古罗马贺拉斯在其《诗艺》一书中早就说过:“在安排字句的同时要考究,要小心,如果你安排得巧妙,家喻户晓的词便会取得新义,表达就能尽善尽美”⑩。我国当代作家冰心还用了用兵的比喻:最好能把词句变成你的精兵,用兵的时候,做到指挥若定,让每个字都能听你的指挥,心到笔到。而语义场理论恰好可以服务于修辞的这一目的。可以说,语义场内外正是诗人作家的想象自由腾骧的天地,是缪斯驰骋才能的广阔空间。

  同一个语义场内就有缪斯们的广阔天地。即以上文提到的“死”的汉语义场为例:上面提到其中有一百多种不同义位。其中的地域,时代,文白雅俗之分大有研究余地。用现代语义学的术语讲,其概念意义虽然相同,但是其内涵意义,风格意义,感情意义,联想意义等各不相同,摇曳生姿。如山陵崩,宾天,大行,千秋万岁,崩诅等只能用于皇帝等少数人;香消玉殒,葬玉埋香,倩女离魂等用于有地位,有才学,有姿色的妇女;老成凋谢,跨鹤西游等用于老者;夭折,早逝等用于未成年人;山高水低,三长两短,不讳是讳饰说法;涅磐,羽化,圆寂等有着佛教的色彩;马革裹尸,肝脑涂地,杀身成仁等用法闪耀着大丈夫就死的凛然正气;玩完儿,翘辫子,上西天,见阎王则洋溢着贬义;呜呼哀哉,一命呜呼等也含贬义,但与前一组相比显然有文白之别。兰摧玉折,天夺其魂,长眠地下等也是谈论他人而用;填沟壑及见马克思则常是健在者自谦之词,但两者有古今之别。其中见马克思则又不是当今人人都能用,都愿用的。作家们根据不同的文体,不同的语境从中选用合适的词语即可为文章锦上添花。再如:

  例(1):“秦孝公…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贾谊《过秦论》)

  此例之所以妙有辞致,千百年来为人称道,就因为它在“包举。。”及“宇内”两组同义义场中做出了成功的选择,然后连续道出,增强了语势,又起到了反复强调,互文错综的作用,而且“心”与“意”也是同义语义场义位的使用,只不过与包举及“宇内”两个义场相比,不大引人注目罢了。这三个同义义场内不同义位的交替出现,造就了富于变化,生动活泼的动态效果。

  上例是在三个不同义场中做出两个或多个(四个)选择的例子。张静和郑远汉两先生在《修辞学教程》里称这类现象为“显性转换”。下面我们看看在同一义场中的不同义位中精选一个,从而炼字择词的情况,《修辞学教程》称之为“隐性转换”

  例(2)只有穿长衫的,才能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要酒要菜,慢慢地坐喝。(鲁迅《鲁迅全集》卷1。第26页)

  例中的”踱”字在相同的语义场中,恐怕有一大串并驾齐驱的词语。但这里选用“踱”字是为了强调穿长衫的人走路时的从容悠闲。

  例中的perspiration(汗水)的相同语义里至少还有sweat,如果把他们借代的同义抽象词汇也考虑进来,还可以包括diligence及industriousness等。作者选用perspiration 是为了与inspiration有相同的词根和后缀,造成相映成趣的辞效。这使我们想到了汉语的“枕头加拳头”,其深层含义是“色情加暴力”但表层上第一个词用了借代修辞格的“枕头”,那么第二个也要维持辞格的同构,因此也用了包含同一词尾(作用相当于英语中的后缀)“头”字的“拳头”。两个“头字”构成的不同词语也有相互衬托的辞效。

  例中三个动词的选用是考虑头韵(alliteration),第一个bear定下了基调,后两个词就都选用了以字母b为首的词语。且不去说bore,先谈一下board,与它在同一语义场的恐怕就有lodge, house, quarter, put up, billet, accommodate等,但惟有选用b开头的board才能维持头韵的同步性。这使我们想到了汉语中与英语头韵大体相似的双声:“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白居易)因首句用了双声词寥落,后面则在表“漂泊”的同义义场中(如颠沛、流浪等)选取了也属双声词的“流离”

  以pill的选取为例,与它在同一语义场内的有medicine, drug, remedy, medication, curative agent等。惟独选用它,其目的是维持四个名词押尾韵的共同特征;为了使之押韵,作者把本当用复数的pills用作单数pill。好在这属于poetic licence(诗中的特许)。这种为押韵而炼字择词的例子使我们想到汉语的例子。石云孙先生在其《词语的选择

本文链接:http://mangerdulion.com/yuyichang/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