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语意场 >

【文萃】王妍:焦虑与蜕变——当代蒙古族文学的现代性追求

归档日期:06-13       文本归类:语意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80年代以来,当代蒙古族作家们在不同层面上进行了富有现代意味的创作实践。他们借助民族独特的生命体验、文化认知和个人偏爱,在变异、荒诞的叙述表象之下,拓展了蒙古族文学“自我探索”的表现空间,直视并发掘了转型期间的时代病态及民族个体生存多重困境。城市作为全新生活场域,冲击着蒙古族

  原有民族文化自有的平衡结构,成为现代性焦虑的语义场,在文化的碰撞、同化与蜕变中,推进了蒙古族作家的民族文化自省与身份认同的探寻。而如何正视现代文明的冲击与同化、民族精神抗争乃至变异,明确民族自我,是当代蒙古族写作者需要审视和直面的问题。

  蒙古族书面文学作品从产生至今的700多年来,相继出现了训谕诗体、跋言诗体、寓言诗体、传记体、绝句体、评点体、杂文体等种类繁多的文学样式,而这些演进都属于以蒙古族文化为主体进行的文化自我演进的过程。

  早在20世纪40年代,蒙古族“新文学承前启后的先锋”纳·赛因朝克图(赛春嘎)的早期诗歌中就明显带有“象征主义”等现代派特征。改革开放以来,单就蒙古族文学而言,赛音楚嘎、海泉等作家在不同层面上进行了现代性的小说实践。对现代性的多重理解以及蒙古族作家独特的生命体验、文化认知和个人偏

  时代在发展,文化也在不断地自我演进,没有任何一个民族能够抗拒急剧演进的现代化洪流,没有什么比梦魇更能袒露出直面民族文化的动荡转型期的焦虑与迷茫。驴、狗、巨鸟……在构建草原风味独特性的同时,用荒诞而充满戏剧性的“变异”袒露了人性的堕落,以及对现代性弊端进行了毫不留情的讽刺和揭露。

  社会与文化都不断向前行进,不存在脱离历史的纯粹的民族性与生存状态,运用恰当的现代化表述方式不但不会有损蒙古文化的纯粹性,反而有益于参与和推动民族精神、文化的重构和整合民族。

  城市现代化的生活影响和改变着蒙古人的经济、生活方式以及语言交流方式。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蒙古族的文学中就出现了很多表现城市生活的小说,但总体成就不高,到了20世纪90年代开始,蒙古族城市文学迅猛发展。

  物化的生活环境改变着蒙古人,传统的蒙古人豁达、自由、洒脱,而城市蒙古人则较为敏感、细腻和复杂。另一方面,在文化的碰撞与融合中,民族传统文化与城市的现代文明之间的地位并不是平等的关系,民族文化的生存空间被挤压、变形,使得他们感到苦痛、失落与迷茫,他们对民族身份的认同更为强烈和迫切。

  城市作为现代性焦虑的语义场,涵盖着语言文字、宗教信仰、文化思维、民族身份的碰撞、断裂、演进与统一。当下越来越多的蒙古人涌向城市,如果我们无视城市、无视城市中蒙古族人对经济、生活、文学的诉求,因为害怕被同化,而沉溺在民族辉煌的故旧历史之中,用守卫的姿态固守在古老的民族阵地,无异于因噎废食。

  生命热度与“同时代”同样重要。放在蒙古族文学中,生命热度其中就包括对自己民族与草原的热爱。而如何在急剧发展的社会之中,审视民族文化的碰撞、蜕变乃至忘却,正视现代文明的冲击与同化、民族精神抗争乃至变异,记录正在发生的生活真实,展现城市中蒙古人的欢欣、苦痛,揭示他们内心的希望、困境与

  时代巨变之中,蒙古族文学带着痛楚蜿蜒前行,社会的变革、认知体系的转变挤压着民族文化的生存空间,民族文化某些因子被割断,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阻隔了蒙古族游子们回溯故乡的道路。这种切断的“根”的漂浮感,促使一大批蒙古族作家们积极“寻根”,以抵御他者与自我的互动、族群文化传统在现代性语境中的嬗变与侵蚀。这种危机寻根集中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其一,对现代文明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的控诉,具体在作品中多体现为对城市文化弊端、草原生态恶化的揭示,并把回归草原、大漠深处的精神“故乡”当成了灵魂救赎的唯一途径。

  其二,对家族根脉的追寻,主要是寻找代表家族权威的男性(父亲\兄长)、血脉,或者是蒙古族重要的伙伴———马、羊等,是具有哲学探究意味的精神追寻叙事。蒙古族作家们塑造一种执著的追寻者形象,正是体现了作者对于生命的回溯以及对美好世界及精神故乡的追求和向往。

  然而我们必须认识到,民族身份的犹疑,家园流失的苦闷乃至荒诞以及寻父、追根的努力并非是个体现象,而是反映了民族共同的焦虑与渴求。然而,追寻的结果往往是“归来—离去”,作家们清醒地认识到现代草原人的灵魂不可能安分守己,一次漂泊结束新的追寻又会开始,这更加深了他们的彷徨与孤独。如何看待现代文明对蒙古族文明的冲击与同化以及现代化进程中蒙古族精神抗争乃至变异,在固化的民族指认与想象面前,洞悉灵魂、探索人心,都是蒙古族作家们需要审视和直面的问题。

  (作者单位: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前沿》2018年第5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韩卓吾/摘编)

本文链接:http://mangerdulion.com/yuyichang/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