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语意场 >

词语演变的系统性原则——以睡眠、躺卧语义场为例pdf

归档日期:08-04       文本归类:语意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第 卷第 期 年, 月 长春师范学院学报 人文社会科学版. . . 、 词语演变的系统性原则 ? ? 一 以睡眠、躺卧语义场为例 杨建军 西南交通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中文系,四川成都 摘 要 词汇的系统性不仅体现在共时的静态层面里,还表现在演变的历时发展过程中。系统的静 态结构关系需要在动态的发展:过程中才能真实地表现出来。通过对睡眠语义场与躺卧语义场从中古到 近代演变的考察,可以发现单个词语的演变实际上受到整个词汇系统的控制,遵循了系统性的原则, 表现出整体的协调作用 关键词】词汇系统;演变;语义场;睡眠;躺卧 中图分类号】 ~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 ?? 词汇是一个系统,这个观点已经逐渐被广泛接受。现代汉语词汇研究多是从词汇的共时层面去发现词汇 的内部结构,从而证明词汇的系统性。不过,这样的方式也有一个明显的缺点,即往往是从静态的层面拟构 出词汇系统的结构关系,而没有从动态的角度用词汇演变的语言事实来直接证明这些结构的内部关联。索绪 尔认为系统仅仅存在于共时层面的 “价值”关系之中,但是现代系统论则认为,“一个系统的行为和特性只 有考查它的全部 ‘历史’才能确定。”这也就是说,系统的结构是内部因素之间的联系通过积极的作用形成 的,而对于一个复杂系统,“作用不可能是瞬间的、一次的,而要分成多阶段来考虑。”因此,词汇系统的 历时发展过程,不仅仅是单纯的演变现象,而且是系统结构关系存在的直接证明。在词语演变的研究中, “要注意词汇在演变过程中的相互影响”,这些影响可能就体现了词汇系统内部结构的整体性。 通常情况下,一个词在其相应的语义场内部的竞争中失利之后,就逐渐退出该语义场,这也就是常说的 “词语的消失”。不过,在某些情况下,词汇系统会从整体上进行协调,其结果就是促使这个词转入其他语义 场参与新的竞争。从中古到近代,挂垂眠语义场的 “眠”和 “卧”两个词的发展就分别体现了这样两种不同的 演变轨迹。本文以此为例,来证明词语演变所遵循的系统性原则。 一 、 “卧”在睡眠语义场中的竞争过程 词汇系统的第一次协调作用 睡眠语义场在中古阶段的发展过程已经研究得很清楚了,“东汉三国时期,‘卧’、‘眠’、‘睡’三者混 用,但 ‘睡’始终处于次要的地位 晋代以后,‘眠’渐占上风,到南北朝后期基本取代 ‘卧’,口语和书面 语都以用 ‘眠’为主了。” 那么,睡眠语义场在近代的发展过程是怎样的呢 我们从近代汉语的各个发展阶 段选取了一些时代明确并且有较强口语性的语料进行了调查 选取的语料及其代表的发展阶段附后,在必要 的时候也适当扩大语料调查的范围’,绘制出一张发展曲线表,用来表示该语义场从初唐到明代初年的演变 过程。 收稿日期? ? 基金项目 西南交通大学青年教师科研起步项目 。 作者简介 杨建军 一 ,男,四川营山人,西南交通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中文系讲师,博士,从事词汇系统理论和语料库语 言学研究。 简图说明:简图中横轴代表各个发展的阶段,纵轴代表每个词在语义场中所占的百分比。曲线 代表 “睡”,曲线 代 表“眠”,曲线 代表 “卧”。各个曲线点的值表示每个词在这一时期的出现频次占整个语义场的百分比。例如对代表初唐时 期的寒山诗和王梵志诗进行了调查,“睡、眠、卧”在寒山诗中出现的次数分别是、 、 ,在王梵志诗中出现的次数分别是 、 、 ,两者各自相加之后的出现次数分别是 、 、 ,分别占据整个睡眠语义场的 %、 %、 %。 从发展曲线看,尽管 “眠”在中古时期曾经一度取代了 “卧”,但是到了唐代反而逐渐衰落下去,逐渐 被挤出睡眠义场,其独立运用的特性也就丧失了,从词衰变为不能独立运用的“构词语素”《现代汉语词 典》里 “眠”是仅仅以构词语素的身份出现的,列举的用例就是它参与构词的三个常见词语 “安眠、失眠、 长眠”,这三个词语也都同时单独以词语的身份分别给出解释。与 “眠”相比,“卧”则有不同的发展前途。 “卧”虽然从南宋以后逐渐退出睡眠义场,但这个退出的过程也相当漫长。在这个过程中,“卧”表达的动作 意义却越来越明确清晰,与 “躺”这个动作本身的意义越来越靠近。这就说明,“卧”在睡眠义场的竞争中 失利以后,同时逐渐转入躺卧语义场 《现代汉语词典》对 “卧”的释义是 “躺下”,表示纯粹的动作意义 。 这个特点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来证明。 其一,“卧”表达的动作与睡眠休息无任何直接关系。例如: 把我孩儿卧在凳上,用刀剖下头来,把这布袱来盖了,依先接上这孩儿的头。《三遂平妖传》第十一 回 我的赤马害骨眼,不住的卧倒打滚,一宿不吃草,将那里治去来。《朴通事谚解》 一 个高卓儿上脱下衣裳,赤条条的仰白着卧,一托来长短,停柱来麓细的油红画金棒子放在他脚心上 转,脚背上转,指头上转,吊下来踢上去,弄得只是眼花了。 《朴通事谚解》 其二,后接方位词 “下”作趋向补语,动作的意义很突出。例如: 施复吹息灯火,上铺卧下,翻来覆去,再睡不着。 《醒世恒言?施润泽滩阙遇友》 自觉身子存坐不安,倒身卧下,一觉睡去。 《醒世恒言?李玉英狱中讼冤》 至晚间对灯出了一回神,至三更以后上床卧下,两眼鳏鳏。 《红楼梦》四十八回 说话之间,天已二更,麝月早已放下帘幔,移灯炷香,伏侍宝玉卧下,二人方睡。 《红楼梦》五十一 回 事实上,从中古开始,“卧”表达的词义就开始强调这个语义特征,只是还没有发展到这样鲜明的程度。 “卧”与 “眠”在中古时期的竞争中,其结果是 “眠”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甚至出现了把 “卧”赶出睡眠语 义场的势头。‘但是,初唐到南宋这一段时期,“卧”不仅没有被彻底挤出睡眠义场,而且还重新恢复了自己 在睡眠义场中的地位。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近现代的躺卧语义场产生于元代,其主要的标志就是它的核心成员 “躺”在元代出现了《简明汉语义类 词典》和 《同义词词林》都把 “躺”列为最核心成员,另外还有 “卧” ,并且表达 “躺下”这个动作的意义 非常清晰明确。元曲中出现的 “躺”都与睡眠行为划清界限,仅仅表示纯粹的肢体动作。可以表达动作进行 的过程,例如: 净躺下科。《全元曲?罗李郎大闹相国寺》第一折 又可以表示动作结束时维持的状态,例如: 把孩儿捕鲁鲁推出寨门,惨可可待杀坏,眼见的苦厌厌血泊里躺着尸骸。 《新校元刊杂剧三十种?薛仁 贵衣锦还乡》第二折 陶侃,你又饮酒,又失信,过来躺着,须当痛责 《全元曲?晋陶母剪发待宾》第二折 但在这之前,躺卧语义场的发展却不如近现代这样充分。所谓不充分,并不是说元代以前汉语中就没有 表达“躺卧”意义这个概念,而是说其:表达的方式独立性不强,明确度不够。首先,“卧”是表达这个概念 最接近的词,其意义中显性存在 “躺着”这样的语义成分,然而又总是跟 “睡眠”这个动作行为的概念粘合 在一起,绝大多数情况下无法把它们分开。我们调查了先秦常见语料 包括十三经、《韩非子》《管子》《墨 子》《吕氏春秋》《孙子兵法》《国语》等 种 的使用情况,“卧”共出现 例 不包括 《管子?白心》中 解释为 “止息”的 例 ,除了下面 例,其他都与睡眠行为直接相关。 令发之日,士卒坐者涕沾襟,偃卧者涕交颐,投之无所往,诸、刿之勇也。 《孙子兵法?九地》 昔赵宣盂将上之绎,见仇桑之下有饿人卧不能起者,宣孟止车,为之下食,蠲而鲔之,再咽而后能视。 《吕氏春秋?报更》 这 例似乎不一定就解释为 “躺着睡觉”,从上下文看,理解为 “躺着休息”也是可以的。但这两者之 间没有根本性的冲突,后一种解释可 涵盖前一种意义。从概括词位的角度看,解释为 “伏身休息,特指睡 觉”是比较恰当的。如果单独归纳出“躺着”这个义位来,用例不够充分,而且 “卧”与睡觉休息之间的联 系过于紧密,很难把这两个显性的语义成分绝对割裂开来,只是在不同的语言环境中,所强调的语义成分有 所不同罢了。因此,“卧”从先秦开始就一直含有 “躺着”的语义成分,后来也保持了这个语义上的特征。 退一步讲,即使在先秦时期 “卧”曾经具有一个能够单独明确表达 “躺卧”概念的义位,其存在的时间也非 常短暂。“卧”出现在战国,到西汉的时候,“躺着”的动作行为与 “睡眠或休息”的意义就很难清晰地区分 开来了。例如: 传十余家,至宜阳,为其主入山作炭,暮卧岸下百余人,岸崩,尽压杀卧者,少君独得脱,不死。 《史 记.夕卜戚世家》 太尉终卧不起。顷之,复定。 《史记?绛侯周勃世家》 先黥布反时,高祖尝痛甚,恶见人,卧禁中,诏户者无得入群臣。 《史记?樊哙列传》 在 “卧”最终退出睡眠义场之前,其表示的 “躺着”的意义一直都处于这样的附着状态,始终与 “睡觉 休息”的意义纠缠在一起,呈现出既 独立也不明确的特点。 除了 “卧”之外,与 “躺卧”这个概念关系比较密切的词还有 “伏”、“偃”和 “僵”。“伏”通常解释为 “趴”,也就是 “胸腹朝下卧倒” 。单从表示的动作行为来看,它与 “卧”是近义关系,而不是同义关系 《简明汉语义类词典》和 《同义词词林》都不把它们视为同义关系 。它们之间的区别是: “寝,卧也。伏,覆也。卧当或侧或仰而不覆也。” 《礼记?曲礼上》孔颖达疏 可见,虽然 “伏”也是人体在睡眠时候可能存在的一种行为状态,但是无论是指动作还是表示状态, “卧”的姿势和 “伏”的姿势都不一样。不过,“伏”与 “卧”之间的显著差别还在于 “伏”是表示纯粹肢体 动作的词,其行为与行为的目的没有直接的关系。换句话说,“伏”下可能是为了睡觉,但也可能是其他的 目的,比如隐藏、埋伏等。 “偃”和 “僵”都表示 “倒下”,方向或者向前或者向后,从动作结束之后维持的状态看,与 “卧”的姿 势相近,所以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用来指明睡觉时躺卧的状态,但是用例非常少,特别是先秦以后,很少见 到。与 “伏”一样,它们也是表示纯粹肢体动作的词。不过,动作完成之后的状态并不是这些词所要强调的 侧重点,它们的语义中心在于 “向前向后”的方向性和 “摔倒”动作发生的突然性。它们与 “仆、踣、毙、 跌”等具有同义关系 ,可以形成跌倒语义场。因此,“偃”和 “僵”这两个词所表达的意义与 “躺卧”的 概念意义也不相同。 由此可见,元代以前,汉语词汇系统中的躺卧语义场的独立性和明确性都不强,没有一个独立鲜明的词 来专指 “躺卧”这个概念意义,而主要是通过与睡眠义场密切相关的词 “卧”来兼任表达。把躺卧的姿势与 睡眠行为直接联系在一起,可能与古人的生活习惯有关。尽管由 “卧”来表达 “躺卧”这个概念意义没有像 “躺”那样明确,但是这个概念意义却是非常必要的。用来表达人和动物肢体动作概念的词汇成分属于相对 封闭的语义类别,这些成分之间的 补性较强,相互之间具有不可替代的特性。指示 “躺卧”的动作行为及?其姿势的词汇成分几乎是语言中不可或缺的,在 确定的 基本词表中,表达 “躺卧”的概念意义 就在其中。 汉藏语系比较研究通常也把 “卧”作为上古汉语高阶核心语素之一。另外,表达 “躺卧”概念 也与古代汉人的生活习性有关。 中古时期,“卧”遭受到来自“眠”的强大竞争,几乎要被挤出睡眠语义场。仅从表示睡眠意义这个角 度看,“眠”完全取代 “卧”是很可能的,整个中古时期的发展趋势也就是这样的。面对 “眠”的强大竞争, “卧”存在三种发展的可能性:一是完全被击败,从此彻底退出睡眠语义场;另一种可能是发生语义分化, 避开与 “眠”的直接竞争;最后一种就是击败 “眠”,反败为胜。事实上,这不仅仅是三种可能性,而且是 “卧”在中古时期都经历过的发展变化,只不过第三种发展趋势最终被系统接受,成为事实。 第一种发展趋势,即被击败。这不用多说,“卧”在 “眠”的逼迫下,步步退却。在 《世说新语》中, “卧”与 “眠”的比例是 : ,在 《周氏冥通记》中是 : ,北周庾信诗和 《陈诗》中都大约是 : 第二种发展趋势,即发生语义分化。语义分化的方向很多,不确定的程度很高。其中一种是向表示纯粹 的躺卧动作发展,以避开与 “眠”的直接竞争。这也就是说,“卧”要逐渐排除词义中指明睡眠意义的语义 成分。人体的躺卧动作多与睡眠休息是相关的,那么用来比喻人之外的物体,包括动物和非生命体的 “卧” 姿就是一种方式。南北朝后期,“卧”在很多情况下是用来表达非生命物体的摆放状态的。【到唐代,这种分 化的情况仍然继续存在,还可以用在动物身上。例如: 潜光卧幽草,会公真名僧。李白《自梁园至敬亭山见会公谈陵阳山水兼期同游因有此赠》 花暖青牛卧,松高白鹤眠。李白《寻雍尊师隐居》 江上小堂巢翡翠,花边高冢卧麒麟。杜甫《曲江二首》之一 雨抛金锁甲,苔卧绿沉枪。杜甫 《重过何氏五首》之四 , “卧”的这种语义分化虽然也是一种消除与 “睡眠”相关的语义成分的方式,从而避免与睡眠语义场成 员的竞争,但是并没有向着专门用来指人体躺卧动作的方向发展。 第三种发展趋势,也就是 “卧”与 “眠”再次展开竞争,夺回自己原来在睡眠语义场中的地位。这就是 初唐中唐时期 “卧”与 “眠”形成的对峙状态。从睡眠语义场看,“卧”再次获得竞争活力是它与 “眠”的 语义差别形成的不平衡性带来的;而从整个肢体动作相关的语义场看,是由于没有其他的词来专门指代躺卧 的概念意义,从而使 “卧”具有不可替代的特性。因此,“卧”在中古时期最终没有被 “眠”挤出睡眠义场, 是词汇系统整体协调的结果。 二、“卧”在躺卧语义场中的竞争过程 词汇系统的第二次协调作用 近代时期,当 “卧”面临着来自“睡”的竞争,并且再次在竞争中失势的时候,其竞争的外在环境已经 发生了变化,与中古时期的情况不同。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躺卧语义场的内部产生了完全独立的核心成员,从 而改变了睡眠语义场与躺卧语义场之间的混沌状态,更确切地说,是躺卧语义场摆脱『 ‘睡眠义场的依附关 系。这种关系的变更至迟在元代就已经完成了。“卧”从北宋开始逐渐退出睡眠语义场,到元代的时候,其 使用的频率已经很低了。在这种情况下,“卧”如同在中古时期一样,也存在三种可能的发展趋势。 第一种趋势是完全被 “睡”击败,直至完全退出睡眠义场,甚至像 “眠”一样成为构词语素,失去独立 运用的资格。第二种趋势是语义发生分化,避免与 “睡”的直接竞争。从元代以后 “卧”的发展轨迹看,这 两种趋势都成为事实,被系统接受,但没有退出词汇系统。第三种趋势是再次反败为胜,但是这时的可能性 已经非常小了,原因有两点。一方面是 “睡”对睡眠语义场的控制已成定局,新的结构完全稳定了下来, “卧”要破坏它需要非常强大的扰动能力。另一方面,躺卧义场已经具有独立性的成员,“卧”在中古时期语 义上具有的不可或缺的特性已经丧失,不再获得词汇系统的协同支持。 元以后,“卧”长时间徘徊在睡眠义场的边缘,到了明代语义上开始有了细微的变化。与中古时期语义 分化的情况不同,它逐渐向躺卧义场的方向发展。这就不可避免要参与到躺卧义场中的竞争,其竞争过程也 就是它转入躺卧义场的过程。仅仅从语义上看,元代 “躺”在躺卧义场中处于绝对的控制地位,但是它的使 用频率并不高,还没有成为这个语义场的核心成员。这是由于 “卧”在表达睡眠意义的同时,兼任表达躺卧动作的情况还没有改变。换句话说,在某些不需要强调睡眠的情况下,“躺”产生以前,“卧”承担着躺卧动 作的表达职能,而 “躺”出现以后,则分担了 “躺”的表达职能。“躺”主要出现在元曲中,下面对 《全元 曲》中“躺”和 “卧”的用例比较来说明这个问题。由于 “卧”与 “躺”在语义上并不是对等的,并且分属 不同的语义场,直接比较的意义不大,因此仅仅对 “卧”用来强调躺卧动作的用例进行统计。根据对这些用 例的分析,确定选取用例的两个标准: ~ 在一个句子中,“卧”与其他专门表达睡眠意义的动词相呼应,以减弱 “卧”本身含有的与睡眠行 为相关的语义成分的表达效果。例如: 闷打颏和衣卧倒,软?剌方才睡着。 白朴 《唐明皇秋夜梧桐雨》第四折 二 在一个句子中,“卧”之后接其他的动词,直接表明躺卧之后的目的不是睡眠。例如: 卧看风檐燕垒巢,忽听得江津戏兰桡,船儿闹。 马致远 《青哥儿?十二月》 精神儿大,着敲棍也门背后合伏地巴背,中毒拳也教铛里仰卧地寻叉。杨立斋《哨遍》 在这样严格的筛选之后,“卧”有 例,“躺”有 例,比值约为 : 。可见,“躺”在元代的使用频 率并不占有优势,而 “卧”虽然在睡眠义场中显得不重要,但在躺卧义场中却举足轻重。这种情况一直持续 到明代初年,下而的数据可以说明这一点。 《老乞大谚解》 《朴通事谚解》 《三遂平妖传》 《水浒传》 卧 躺表格说明:《水浒传》中 “卧”的词频是 ,但是没有仅仅明确表达 “躺卧”动作的用例。 尽管 “卧”和 “躺”的出现次数都很少,但比较而言,“躺”的相对次数更少,可以说明它的使用频率 比不上 “卧”,或者保守一点讲,不会超过 “卧”。 由于明代中期的典型语料不足,这个阶段的变化情况还不清楚。但是到了明代末年,这样的对比情况发 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 《金瓶梅》中,按照上述标准统计的结果是,“卧” 例,“躺” 例,几乎持平。这 说明 “躺”与 “卧”之间的竞争态势已经开始发生逆转。在清初的两部小说中,“卧” 例,“躺” 例,两 者之间表现出初步的分化,拉开差距,“躺”在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清代中期以后,“躺”已经在躺卧义场 中拥有绝对的控制地位。这一变化过程可以用下面的简图表示。 近代贿昏语义场的发展过程∞ 嘲束 清初 清中 清束 简图说明:曲线 代表 “躺”,曲线 代表 “卧”。 综合这两个相关语义场从元代到清末的发展过程,可以回答 “卧”在近代完全退出睡眠义场的原因。其 一 , 由于元代出现了独立表达躺卧概念的新词 “躺”,使得 “卧”在这之前具有的跨语义场的优越特性丧失, 大大削弱了 “卧”在词汇系统中的地位。“卧”这个时候已经在睡眠义场的竞争中失败,再没有中古时期那 样的反弹能力。其二,元代时 “躺”虽然在使用频率上不及跨场的 “卧”,但是其语义的明确性和表达上的 独立性无疑具有竞争上的优势,这势必给面临多方竞争的 “卧”带来更大的竞争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 “卧”具有的跨场特性反而从优势转变为劣势。明代初年,“卧”在语义上更加偏向于躺卧语义场,说明它逐 渐改变跨场的语义特性。或者可以这样说,“卧”选择了这样一条路:逐渐退出睡眠义场,确保自己在躺卧 语义场中的地位。当然,尽管词汇系统迫使 “卧”作出了调整,从睡眠义场转入躺卧义场,但是最后在与 “躺”的竞争过程中仍旧失败了。?

本文链接:http://mangerdulion.com/yuyichang/350.html